美編請假與桶中腦


(洪偉) #1

這次的漫畫是由我來畫,趁機來談桶中腦。

Hilary Putnam 的「桶中腦」問題可能是哲學中最有名的難題之一。為了配合這次的康德散步,我們改成阿草和康德的例子:

有一個邪惡的畫師,創造了阿草和康德,但是阿草和康德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創造的。他們活在圖畫裡面,在裡面散步、觀看自然、思考哲學問題。那麼這些在圖畫裡的阿草和康德,能夠區分自己是在圖畫中還是有手有腳在散步、在思考、在觀看自然嗎?

在他們看來,那棵在我們看來怪怪的花和太陽等等,就是他們使用語言所能指涉到的對象所根據的經驗來源。他們所有的這些經驗和思維的內容,都是由邪惡的畫師所給予的。

最麻煩的是,他們似乎沒有辦法和我們一樣理解「康德和阿草在畫紙上」的概念。

當他們使用「我們在畫紙上」,他們事實上沒有指出他們所在的畫紙,而只是指出他們在畫紙中所見所聞賦予的「我們在畫紙上」的意義,和看著他們在畫紙上的我們所使用的概念是不一樣的。

所以說,阿草和康德似乎不僅無法區分自己是不是在圖畫中,並且一旦這樣,他們甚至無法理解自己所處在的狀態。真是沒有比這個更邪惡的事了。

*美編請假,如有畫風崩壞、比例怪異、忘了塗色的現象,敬請見諒。

漫畫

第一格

阿草:康德,你不覺得有哪裡怪怪的嗎?

康德:有嗎?一切看起來都和平常沒兩樣啊。

第二格

阿草:愛彌兒以前看起來就是這樣子嗎?

康德:以前看起來就是這樣子啊。你有辦法找到今天和過去不一樣的證據嗎?

第三格

阿草:(拿出一張自己以前的畫像)

康德:不是我說,你把自己畫太帥了。


(洪偉) #2


(香腸伯) #3

這個風格我喜歡,相當有童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