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高潮與上癮戒斷


(洪偉) #1

最近有人主張「嘗試肛交就像吸毒品上癮一樣,永遠擺脫不了『前列腺高潮』的快感,成為後天的同志。」這說法中將男同性戀和男同性行為看成是一種「上癮」,是需要「戒斷」的。

我們很難知道是否有人因為這樣的主張而想去嘗試肛交,但是我們知道,有少數團體如上述主張,同性戀性行為是能夠當作上癮行為「矯正」的。後面這問題遠比前面那個問題要來得更加嚴重。

舉例來說,有種臨床心理學會的戒斷療法,稱之為「厭惡療法(Aversion therapy)」,這種作法的目的在於讓人產生對性傾向的特定制約。在這樣的療法中,他們給「患者」看同性的裸照,當他們被激起興奮的時候,用電極電他們的手臂。然後再給他們看異性的裸照,這次就不做任何電極。期望透過古典制約理論,來「矯正」他們的性傾向。如果這種療法是無效的,這人究竟經歷了怎樣的一連串體驗呢?

不難想像,可能真會有同性戀希望轉變性傾向,原因或許還不少,包括希望不被歧視、希望讓家人開心、希望不要破壞婚姻、希望讓人知道祖宗牌位怎麼寫等等。總歸來說,同性戀在社會上的不友善、不被期待與不被接納,都會潛在地增加性傾向改變的傾向。

然而,危險的是,如各個心理學會與衛生組織不斷告誡的,至今沒有任何實證研究能證明這些治療有效,甚至,正如厭惡療法,這些治療本身攜帶的歧視將對「患者」再次造成傷害。他們呼籲應該停止矯正,並且推動同性戀的除病化。而更根本的,「矯正」這社會中不該有的歧視。


酷兒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