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可能真誠地為歷史的不義道歉嗎?


(宋皇佑) #21

試論「道歉悖論無論是真是假,都能使『為祖先不良歷史道歉』成為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行為」:

  1. 如果道歉悖論是假,為祖先不良歷史道歉是應該的。

  2. 如果道歉悖論是真,則被道歉者理應不希望被真誠地道歉,除非該不良歷史的不存在不會使得被道歉者不存在。(下稱會因此歷史不存在而不存在的被道歉者為被道歉者a)

  3. 如果道歉悖論是真,則就算該不良歷史的不存在不會使得被道歉者不存在,被道歉者也理應不希望被真誠地道歉,除非該不良歷史的不存在會使得被道歉者的處境比現在好或至少沒更差。

  4. 基於2與3,如果道歉悖論是真,理應希望被真誠道歉的被道歉者,只剩下該不良歷史的不存在會使其處境比現在好或沒更差的被道歉者(被道歉者b)。

  5. 但基於生命價值的最高性,該不良歷史的不存在會使被道歉者a的損失必定大於被道歉者b因該不良歷史存在所受的損失,從而,如果道歉悖論是真,被道歉者b也不應該希望被真誠地道歉。

  6. 基於2、3、4、5,如果道歉悖論是真,被道歉者都應該不希望被真誠地道歉。

  7. 如果道歉悖論是真,為祖先不良歷史道歉只是虛有其表,不具道歉意義。

  8. 基於6與7,如果道歉悖論是真,為祖先不良歷史道歉仍未犯道德上的錯誤(不應該道歉而卻真的道歉)。

  9. 基於1與8,則道歉悖論無論是真是假,都能使「為祖先不良歷史道歉」成為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行為。


(朱家安) #22

哈囉,我是這篇文章的編輯,以下是我的意見。

我覺得,黃頌竹的挑戰值得爭論,不過這篇文章的完成度很高,哲學內容也足夠,即便有值得爭論的內容,還是可以上稿。上稿順序上,我會把這篇文章排在其它比較有時效性的文章後面。同時我也建議黃頌竹寫文章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