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葉克膜技術與道德運氣現象之影響其責任關係


(陳振豪) #1

道德運氣是在談一種現象,一些不受我們控制的環境因素所造成我們的行為後果的不同,會影響我們的對於一個人該負甚麼責任與是否該被譴責的道德判斷。稱作道德運氣在Nagle舉的例子:假設兩位闖紅燈的駕駛在心理他們可控制的層面上都一樣,都是違規紅燈右轉而沒有看右邊的行人道是否有人過馬路,其中一位A駕駛右轉後沒撞到人,另一位駕駛B右轉後撞到一位過馬路的老太太。
而當中我們對於駕駛B,似乎有著其行為負更多道德責任以及更該被譴責直覺,但是這兩個駕駛他們所能掌控的因素都一樣,老太太會不會過馬路是他們所不能掌控的,但是卻會影響到我們對於他的道德評價。
也許道德哲學家對於道德運氣使否會實際上影響一個人真真的該負的道德責任,又或者純粹是我們直覺上的小小錯誤,其實受到道德運氣影響的不同案例,如康德所想一般在其可控制因素不變的情形下都不應該對其有不同的道德責任與可譴責程度上的變化。

柯文哲不論其是否知道其教導葉克膜手術有可能被拿去用來活摘器官,又或者他有意圖或直接進行、支持活摘器官,如果事實上葉克膜技術的確被拿去活摘器官,那麼在因果上扮演了造成了不好的後果的角色,可能會有道德運氣影響到其是否該為傳遞葉克膜知識副上道德責任或者變得值得被譴責。如果事實上葉克膜技術沒有對活摘器官有幫助,那麼則無道德運氣的問題。(編輯過:之前沒考慮到葉克膜可能不被拿來活摘器官,固修改)
假設事實上葉克膜技術真的有助於活摘器官
排除掉柯文哲明確知道自己的技術會被拿去做器官活摘的狀況,其他的狀況都有道德運氣的成分在其所作的行為之中,並在柯文哲是否該負擔道德責任扮演腳色。

當然在當事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形下,考慮那些當事人在動機判斷上完全沒犯錯的例子,比如說在列車急速行駛不能剎車的狀況,突然有人在駕駛的視野盲區衝出來撞上列車。我們直覺上似乎不會認為這位列車長要負責。

因此若要產生篇柯文哲的技術被拿去活摘器官的案例其中道德運氣扮演的角色的文章,我認為有三種寫作方向:
如果事實上葉克膜技術無助於活摘器官
1.柯文哲於活摘器官的惡行並不扮演因果上的角色,連因果上的原因都不算,更難以追究其責任,那麼柯文哲則不用負責或該因此被譴責。
如果事實上葉克膜技術有助於活摘器官
2…完全充分考量對於柯文哲以及台大醫療團隊參與葉克膜技術當時是否知情,以及是否應該知道大陸有可能活摘器官的證據與資訊,給出個最貼近真實的與道德運氣有關的對這案件誰該負道德責任與該被譴責的判斷。
3.不充分考量相關證據與資訊,而是對於各種情況都都盡量進行道德運氣影響道德責任與譴責程度的各派主張的介紹,他們分別針對甚麼狀況會有甚麼樣的判斷。

由於這篇文章的寫作方向牽扯到許多有關葉克膜與活摘器官之間的關係,因此要有兩者間相關醫療知識的以及對柯文哲如何牽涉這兩者之間的背景資料與推論,才能免除這些可能的考量而寫出非假設性的文章。
不然可能就得要道德運氣本身為主題進行寫作,或者針對各種可能性進行假設性寫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