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義的人生、沒意義的人生、充滿負面意義的人生


(Dasein) #1

若一個人很負面,他可能認為人生沒有意義,但在我看來這還不夠負面,因為他們沒有想過更糟的事:人生充滿了反面意義(anti-meaning)。一般人不太會想到這件事,因為在日常語彙中,人生要嘛有意義,要嘛沒意義,「反面意義」不在人的語言裡,自然不會被想到。

雖然人們常用其他的詞彙,來描述比平淡更糟的處境,像是痛苦比不喜不悲來得糟;不幸(ill-being)比缺乏幸福來得糟。很奇怪的是,對人生意義這個面向,人們就忽然詞窮了。

這種詞窮不是好事,畢竟「一段無意義的生命」通常是用來描述那種毫無成就,或找不到人生目標的日子。但對那種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的人,比如希特勒,說他的生命「無意義」好像有點奇怪,但我們好像也不太甘願因此說他的生命有意義,因為這樣講,好像是在說他的行為值得效法。

缺乏反面意義的概念,不只讓人低估人生到底能有多糟,也讓人高估自己的人生計畫有多好。報章雜誌與各種成功學都試著告訴你,事業成功的生活很有意義。然而,這些指引不會提醒你,它們推薦的人生計劃,也很可能帶來各種反面意義。比如個人操勞、貧富差距、剝削勞工與損害環境等副作用。

人生有反面意義的另一重涵義,是鼓勵那些覺得人生沒意義的人,不要太早擺爛,因為覺得人生沒意義,而選擇擺爛或是報復社會,不只無法改善人生意義,還會為人生帶來更多的反面意義。所以,就算你覺得人生很沒意義,也不要自我安慰說,做什麼都不會再更糟了,因為在意義這方面,人生還可以更慘。

不過,反面意義到底是什麼?在這篇文章,我將仔細介紹哲學家坎貝爾與尼霍姆(Stephen M. Campbell and Sven Nyholm)創造的這個概念,以及它帶來的啟發。

反面意義的概念

反面意義會降低人生意義,這是其與「無意義」最大的不同。

說當宅男沒有意義,只是在說它對人生意義的貢獻是零;但說當個渣男充滿負面意義,則是說它降低人生意義。單就意義來看,當渣男比當宅男更糟。

雖然人們很少用到「反面意義」這個詞,但其概念不是憑空而來。傷害與反面意義便密切相關,考慮這個例子:

張三開了間工廠,讓上百個家庭能依此維生,他因此感到滿足。
李四開了間工廠,讓上百個家庭能依此維生,他因此感到滿足。但工廠將周圍河川嚴重汙染,只要工廠繼續運作,河川就不會有生物棲息。

假設張三與李四的其他條件皆同,唯一的區別僅在於李四的工廠造成嚴重的環境汙染,而張三沒有。工廠成功運作,老闆引以為傲,看來是件很有意義的事。但直覺上,李四經營工廠對人生意義的貢獻,要小於張三的量,因為其附加的環境傷害,讓這件事的意義變少了。

這個例子表明,傷害通常會降低人生意義,而這個降低可以用「反面意義」的概念來理解:傷害帶來反面意義,故而經營工廠的正面意義被抵銷了。

反面意義是什麼

坎貝爾與尼霍姆沒有斷言反面意義的本質為何,但他們指出,主流的各種人生意義觀,都可以有其對應的反面意義:

正面意義 反面意義
主觀滿足論 滿足 不滿足
客觀價值論 為客觀價值做出貢獻 行為造成負面價值

簡單說,如果正面意義是滿足,那反面意義就是不滿足和痛苦,而不只是缺乏滿足。如果正面意義是「為客觀價值做出貢獻」,那反面意義就是「造成負面價值」,而不只是沒貢獻。

這兩個版本的反面意義,也保留了主觀論和客觀論各自的精神,對「傷害為何降低人生意義」的給出不同解釋。對主觀滿足論而言,如果傷害沒有造成不滿,那傷害便不會帶來反面意義,客觀價值論則沒有這個條件,只要傷害產生負面價值,那就會帶來反面意義。

換言之,只要李四夠無恥,對工廠造成的汙染毫不在乎,而且開工廠的滿足感與張三一樣多,那主觀滿足論者便會說,兩人經營工廠,所帶來的意義也一樣多。而客觀論則不管李四對傷害環境的態度,照樣會說傷害帶來反面意義。

為什麼反面意義很重要

坎貝爾與尼霍姆認為反面意義很重要,因為它是理解「有意義的人生」之所需。回顧工廠的例子,如果只用一般語彙中的「有意義」與「無意義」來分析它,會得出很怪的結果:

張三「經營工廠提供就業機會」:有意義
李四「經營工廠提供就業機會」:有意義
李四「經營工廠傷害環境」:無意義

假設上述的條件就是所有的相關因素,並且張三與李四提供的就業機會,對人生意義的貢獻相同,那結論便是兩人開工廠的意義一樣多。因為無意義對人生意義的貢獻是零,所以無意義的傷害,不會影響李四創造就業機會的正面貢獻。但這個結果很怪,按照直覺,李四開工廠的意義,會因為傷害環境而減少。

相對地,引進反面意義的概念,允許我們說李四開工廠的意義比張三少,因為傷害環境可以作為反面意義,降低李四的人生意義。

所以,要正確理解有意義的人生,不能只看「意義的有無」,反面意義也需納入考量。

反面意義帶來的啟發

反面意義對人生意義的重要性,也體現在其啟發性。根據客觀價值論,要過上有意義的人生,人們不能只關注有意義的事物,還必須考慮傷害所造成的負面價值。畢竟,鎖在自己的舒適圈中,只看自己人生有價值的片段,然後告訴自己:「我的人生很有意義。」不會真的讓人生有意義,這只是自欺欺人。

糟糕的是,多數人可能活在這種自欺的模式裡面。坎貝爾與尼霍姆指出,現代生活模式造成的環境污染與跨國剝削,雖不易察覺但確實存在。人們通常把這些事情當作與自己的人生意義很遠的事。活在舒適圈的人,如果沒有刻意反思,很容易忽略這些傷害所帶來的反面意義。

欠缺(客觀版)反面意義概念的人,甚至可能用正面意義來為自己造成的傷害找藉口:買黑心製程的包包送人,儘管對環境、勞工有所傷害,人們可能以這些禮物很有意義,來合理化這些傷害。若人們能體認到反面意義與傷害之間的關聯,這種說法便顯得比較不合理。

然而,如果你覺得上述的啟發太過沉重,那你可以當個主觀滿足論者。根據主觀滿足論,只要你不會因為上述的傷害而感到不滿,那麼這些傷害便不會損害你的人生意義。換言之,你的恥度有多高、多能忽視上述傷害,決定了你多能避開這些反面意義。

但還有其他的反面意義,是主觀滿足論者也必須考慮的:行動者本身的不滿。一個常見的例子:家長們可能認為,學書法和鋼琴對小孩很有意義。主觀版的反面意義會告訴我們,要確定這些規劃真的有意義,必須把孩子的不滿和痛苦帶來的反面意義也計算在內,而這正是家長常忽略的,因為不滿和痛苦的不是他們。

本文的完成感謝烙哲學社群的意見與討論,特別是周詠盛與朱家安。

Reference

Campbell, S., & Nyholm, S. (2015). Anti-Meaning and Why It Matter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 1 (4), 694-711.


(朱家安) #2

哈囉,感謝投稿,下面是一些意見:

1

不能預設讀者看過「主觀滿足論」和「客觀價值論」,在這裡建議放先前文章的超連結。

2

這篇文章「讓讀者覺得有意義」的元素主要在於主張反面意義能帶來啟發。然而,在關於啟發的段落,似乎預設了客觀價值論。

我們不能在文章前半說「(主觀滿足論和客觀價值論)究竟是哪個版本的解釋比較有理,我無法在此仔細比較,但你可以按照直覺判斷。」,在後半又僅僅只從客觀價值論去說明為什麼「反面意義」值得重視。

因此我建議在相關段落也舉一些,從主觀滿足論的角度來看,反面意義這個概念能帶來的啟發。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啟發不能簡單到大多數人就算不理解「反面價值」也不會錯過,像「工作很無聊,讓我的生活更沒意義」這類可能就不是很恰當。


(宋皇佑) #3
  1. 對於人生無意義的感嘆,通常是指人生的意義根本是虛幻而不實在的意思,還是指人生本可有意義,但卻沒能成功活出意義來的感覺?如果是前者(人生意義虛無論),則人生可以有反面意義嗎?

  2. 天下沒白吃的午餐,亦即,我們的每個選擇,都難免付出犧牲次優替代選擇之效益的機會成本。因此請問:這裡所稱的人生的反面意義,是指我們實際所選人生的機會成本嗎?


(Dasein) #4

1

我加上超連結囉!

2

我在最後一段加上了這段說明,你看看好不好:

然而,如果你覺得上述的啟發太過沉重,那你可以當個主觀滿足論者。根據主觀滿足論,只要你不會因為上述的傷害而感到不滿,那麼這些傷害便不會損害你的人生意義。換言之,你的恥度有多高、多能忽視上述傷害,決定了你多能避開這些反面意義。

但還有其他的反面意義,是主觀滿足論者也必須考慮的:他人的不滿。家長們可能認為要小孩學書法、學鋼琴,對他很有意義。主觀版的反面意義,告訴我們,要確定這些規劃真的有意義,還必須把孩子的不滿,所產生的反面意義也計算在內。

所以,不管是主觀版還是客觀版的反面意義,它們都為我們該避免怎樣的生活,提供各自的啟發。


(Dasein) #5

如果感嘆的人真誠相信「人生意義是虛幻而不實在」,我看不出人為什麼要感嘆,自己沒有人生意義這種,他認為不可能存在的東西。

這種感嘆要合理,通常是假設,有人生意義,而且它有價值,只可惜我沒有擁有它。

會說人生意義是虛幻而不實在,通常是在無數次感嘆過後,放棄治療、開始自欺欺人的說法。

反面意義可以是一種機會成本,但不是所有機會成本都是反面意義。這是不同的概念。


(朱家安) #6

我覺得目前的修改ok,感謝!

此外有個問題,主觀論跟客觀論,過去真的都沒想過他們各自有扣分項目要計算嗎?如果是的話,好像有點笨。我還以為主觀論會像效益主義那樣計算整體而言人生的福祉,客觀論則會用道德的扣掉不道德的。

我覺得「一輩子過得沒意義不是最慘的,有反面意義才是」很有啟發性。但就算是一般人,也很容易理解痛苦的生活比不喜不悲更差。我們好像得找個方法來說明為什麼這篇文章介紹的論點有價值。


(Dasein) #7

過往的哲學家有想過,計算正面意義的時候,要考量會抵消它的東西,比如主觀論滿足者會說,在計算整體人生時,休閒娛樂所帶來的滿足,會被工作壓力的不滿所抵銷。但絕大多數的哲學家,沒有想過這個抵消是因為「反面意義」的存在,極少數哲學家零星討論過這個觀念,但沒有認真討論過它。

我新增了這一小段說明,你看看可不可以:

雖然人們常用其他的詞彙,來描述比平淡更糟的處境,像是痛苦比不喜不悲來得糟、不幸(ill-being)比缺乏幸福來得糟。但對人生意義這個面向,人們就忽然詞窮了。

這種詞窮不是好事,因為缺乏反面意義的概念,不只讓人低估人生到底能有多糟,也讓人高估自己的人生意義:人們往往放大「追求成功」有意義的那一面,而沒有發覺追求過程中的傷害,也有反面意義在。


(朱家安) #8

我覺得這個修改的方向很好,有沒有辦法更加強調一下,讓大家更有機會意識到這跟自己和身邊的人的生活有關。例如說(我隨便想你參考就好),現代人認為成功和賺大錢的生活才有意義,報章雜誌和各種「成功學」文章書籍也都灌輸我們這些想法,然而它們卻不會主動提醒我們,他們推薦的人生計畫也很可能帶來各種反面意義,如個人的操勞、貧富差距、擁抱資本主義社會的種種副作用。


(Dasein) #9

幫我看看這樣改好不好:
這種詞窮不是好事,因為缺乏反面意義的概念,不只讓人低估人生到底能有多糟,也讓人高估自己的人生意義:報章雜誌與各種成功學都試著告訴你,事業成功的生活很有意義。然而,這些指引不會提醒你,它們推薦的人生計劃,也很可能帶來各種反面意義。比如個人的操勞、貧富差距、剝削勞工與損害環境等副作用。


(周詠盛) #10

就我自己的理解,一般說「我的人生沒有意義」時,指的是發言者在生活中找不到價值感,或說發言者的自我評價非常低。

如果是這樣,「無意義」和「反面意義」這兩種表述,似乎是在說同一件事。但在客觀價值論之下,這兩者就有明顯的差異。

但這個樣子,好像就是區分「意義」的兩種解讀或兩種判準,我不太肯定,思考一個客觀版的「反面意義」,是不是真的能為主觀版的「無意義」帶來啟發。(或者文章本來就不打算討論主觀版的情況)

我試著提供一種例子,是這個區分可能幫得上忙,而讀者們可能有興趣的。那些無差別攻擊犯(譬如鄭捷),他們好像會有一種想法:因為我的人生無意義,所以我要無差別攻擊他人,我就是要造成傷害。

那麼很多人就會覺得很怪,你覺得無意義,自殺也就罷了,幹嘛還要去砍別人?按原先的區分,他好像因為無意義,所以要造成反面意義。也就是說,因無意義感而誘發的行為,不會是單純的無意義,它可能造成他人的意義感下降(主觀版),更可能造成反面意義(客觀版)。

我不知道這是否符合文本作者的原意,但這樣似乎可以為社會大眾對無差別攻擊者的觀點,找到一種比較理論式的敘述。


(Dasein) #11

我不確定大眾的觀點有沒有這麼複雜,
因為你說的情況也可以用比較簡單的方式理解:

無差別攻擊犯覺得自己的人生毫無意義,他把過失怪在社會上,
對社會產生怨恨,因此想要傷害其他人,作為報復。

人們通常可以理解這種動機,也不會覺得很驚訝,頂多覺得很沒品:
為何自己覺得人生沒意義,還要造成別人麻煩,不乾脆自殺算了。


(朱家安) #12

現在的任務好像是,要怎麼說服大眾說,「反面意義」跟「無意義」有差別。「成功學」可能是例子,「無差別殺人犯」可能也是例子。而我們的對手可能包括周詠盛描述的那種直覺上認為「沒有意義」其實就是「反面意義很多」的人。

如果「無差別殺人犯」可以簡單理解,那其他例子好像也可以,也就是說它們的說服力看起來是在一條船上。

Dasein描述的無差別殺人犯是在報復讓自己的人生缺乏意義的社會,以反面意義的觀點看,主觀論會問「你報復完是否真的感到比較好」,客觀論會強調這個報復反而讓自己的人生更沒意義。不論「無差別殺人犯」能否簡單理解,這兩個提問好像都還算是有建設性。


(宋皇佑) #13

a. 以人生有無製造客觀價值(而非主觀價值)做為人生有無產生正面意義的判準,有無牴觸「以人為目的、不以人為工具」的道德觀?

b. 一個一出生就被棄置荒郊而立遭野獸果腹下肚的棄嬰,他的人生到底有無意義?若有,是因為他畢竟創造了餵飽某隻野獸的客觀價值,還是基於其他理由?若無,則他媽的遺棄,是否僅是取消了一個沒有意義的人生?

c. 如果鄭捷在主觀上認為「死得沒沒無聞,自己的人生就沒意義」(必也名留青史,才算自我實現而沒白活),我們能否客觀而合理地否定此種人生意義觀的正確性?


(Dasein) #14

我這樣改,試圖把周詠盛給的想法納進來:

雖然人們常用其他的詞彙,來描述比平淡更糟的處境,像是痛苦比不喜不悲來得糟;不幸(ill-being)比缺乏幸福來得糟。很奇怪的是,對人生意義這個面向,人們就忽然詞窮了。

這種詞窮不是好事,畢竟「無意義」通常是用來描述,那種毫無成就、找不到人生目標的人;但對那種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的人,比如希特勒、鄭捷,說這樣的人生沒意義,不足以描述它的負面程度。

缺乏反面意義的概念,不只讓人低估人生到底能有多糟,也讓人高估自己的人生意義:報章雜誌與各種成功學都試著告訴你,事業成功的生活很有意義。然而,這些指引不會提醒你,它們推薦的人生計劃,也很可能帶來各種反面意義。比如個人的操勞、貧富差距、剝削勞工與損害環境等副作用。

人生有反面意義的另一重涵義,是鼓勵那些覺得人生沒意義的人,不要太早擺爛,因為覺得人生沒意義,而選擇擺爛或是報復社會,不只無法改善人生意義,還會為人生帶來更多的反面意義。所以,就算你覺得人生很沒意義,也不要自我安慰說,做什麼都不會再更糟了,因為在意義這方面,人生還可以更慘。

------
我查了鄭捷的相關新聞,沒發現他有說,之所以殺人是因為覺得人生沒意義,所以我沒有直接用無意義來解釋無差別殺人犯的動機。


#15

為什麼主題是人生的意義內容卻變成了某個行為對社會有沒有貢獻?
某個行為的意義->某個行為對社會的貢獻->人生意義的貢獻->人生的意義???
是不是扯太遠了?

就算張三「經營工廠提供就業機會」也不能代表他會認為他的人生有意義
人生有沒有意義取決於本人是否對自己的人生感到滿足
但很明顯的對社會的貢獻再多也未必會對自己的人生滿足
如果你硬要劃上等號
那所有人都去做義工不是所有人都滿足所有人的人生都有意義?

如果一件事情有沒有意義就可以決定人生是否有意義
那我覺得你這篇文章沒意義是否也可以說你的人生沒意義呢?

如同宋皇佑所說的
你可以否定希特勒、鄭捷的行為
你也可以說他們對社會帶來負面貢獻

但如果你要說希特勒、鄭捷的人生沒意義 甚至負面意義
我就無法認同了
他們自己的人生有沒有意義是他們自己決定的
不是由你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