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你意識裡呈現的東西存在」的緣故,相對主義可能因此失效


(Chen) #1

如果認為相對真理在這個世界上是存在的,緊接而來的會是「矛盾使一切為真」的難題,它甚至可以反過來導出「矛盾根本不存在」的結論,以至於再也不能主張這個世界的真理是相對,沒有對錯只有觀點的結論;也就是說,相對主義有可能因此失效。(順帶一提,我認為有一大半的相對主義本質上是絕對主義,這個有在下面的討論區提到。)

如果沒辦法推翻,那就很難針對某些事件發表「這個議題答案的真假是相對的,因為一切都是觀點的問題」的言論

真的是這樣嗎?

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可以用幾個推論實驗這樣的立場

可以來個暴雷,步驟不複雜,簡化以後大概長這樣

  1. A,而且notA為真

  2. A為真〔根據1〕

  3. A或B為真〔根據2〕

  4. not A為真〔根據1〕

  5. B為真〔根據3、4〕

我們用A、B做為命題的代號,裡頭可以帶入「今天的天氣是晴天」、「所有貓都是黑色的」,就如同數學裡的x、y可以帶入任何數字一樣,A和B是個變數。而在最後,我將會在 B 裡帶入「在你意識裡呈現的東西不存在」的這個命題來完成論證

而「非A」就是在主張「A」是一個違反事實的命題,比如A如果代表的是「人是鳥類」的話,非A就是「人是鳥類,這個主張是錯誤的」,或乾脆說「人不是鳥類」。

實驗正式開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可以知道

當「A且非A」都為真時,「A」就為真;

而當「A」為真時,「A或B」就為真。(「小明有去舞會」為真時,「小明有去舞會或小華有去舞會」肯定為真。)

但延續下去的是,我們也可以從一開始的「A且非A」為真,推論「非A」為真,

而既然「非A」為真了「A」肯定為假,所以能從「A或B為真」推出B為真(當你主張A或B為真時,至少得有一個守住陣線)

把它簡約地寫下來會是這樣,也就是剛才PO的

  1. A,而且notA為真

  2. A為真〔根據1〕

  3. A或B為真〔根據2〕

  4. not A為真〔根據1〕

  5. B為真〔根據3、4〕

以上是非常日常的邏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時就弔詭了,當我們主張一組矛盾的命題時(A且非A為真),就可以經由這短短幾個步驟證明出任何事情為真,例如「人是鳥類」、「地球沒有生命」、「新原結衣是男的」等等命題,但這顯然不是事實,很明顯牴觸到現實生活中的真實狀態,不可能實現。

所以,一旦主張一組命題同時為真又為假的時候,會導致這些奇怪的問題產生,而既然這些奇怪的情況在真實生活中不是真的,所以可以因此反推這世界並沒有任何一組矛盾命題是存在的。我們甚至可以讓B帶入「矛盾不存在」命題,讓事情演變的更詭異,因為你既然主張了一組矛盾命題為真,卻又因此推導出了「矛盾不存在」的事實,自己打自己嘴巴。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本上證明已經可以結束了,因為不少人會在上面直接接受矛盾不存在的立場,然而我要把火力加得更強

有人會主張「你又不是神,你的感官和大腦有可能把這個世界認錯了,搞不好這個世界真的存在矛盾的樣態,所以你不能保證這個世界不會出現『今天既是下雨又不是下雨』的情況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頂多保持懷疑論的態度,不能直接否認矛盾的存在。

這個質疑的確有人提出過。然而「矛盾使一切為真」的這件事實,將導致同樣險峻,因為就算我們所主在的外在世界真的能產生矛盾的現象,我們也還有一件事情是不可能處於為假的狀態的。

那件事在任何情況下都是絕對為真,我們可以保證他絕對不會出差錯,就算遇到笛卡兒等級的全能惡魔也不會出現問題,它就是 -

「在你意識裡呈現的東西存在」

「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可以有很多種,比如「肚裡陣陣難當的翻攪痛」,或你所看到的「長方形輪廓的手機螢幕的那個視覺」。或許你眼前的螢幕其實不存在,你只是做了場夢,你面前根本沒有手機螢幕,但關於你意識裡確實呈現「一個螢幕的樣子」的這件事實是不能否認的,就像你雖然看到了根本沒有實體的海市蜃樓,但你心中的幻象確實存在於你的意識裡。幻聽也是,雖然旁邊確實沒有任何聲波存在,但你確實感受到了幻聽,幻聽作為一個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確實存在,不能否認它。另一個在意識裡呈現的例子是夢,你可能在晚上做了一個夢,但它卻不符合現實中的狀態,儘管如此,還是有件事情是我們不能否認的,那就是「你的夢存在」。

痛覺也是、嗅覺也是,只要是我們感受到的,都是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無論它有沒有確實符應這個世界。

所以「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存在」這個命題絕對為真。

因此,由以上的推論可以直接得出「矛盾不存在」的結論,因為矛盾一旦存在,「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存在」將有可能是假的,而你也因此不能看見任何東西、不能聽見任何聲音,甚至不能思考我們現在所討論的,況且,如果在你意識裡確實存在著這些東西,那「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存在」就得無庸置疑地為真,也不會出現甚麼「在你意識呈現的東西既存在,又不存在」這種奇怪的結論了。

實驗完畢


(Yel D'ohan) #2

對我這個沒受過專業哲學訓練的人來說,這句直接就是錯的,我不懂為什麼還需要特別證明。如果這也要證明,是不是演繹法中的所有基本原則也都需要證明?


(Chen) #3

在哲學上其實不少人主張相對主義的立場,尤其在倫理學的議題當中更為明顯,認為道德真理不是客觀的,會在不同脈絡下展現不同的真假值,例如「安樂死是道德的」這句話的真假會在不同脈絡下彰顯它的答案。

極端一點,在日常生活中,有更多人會說哲學的問題沒有客觀答案,端看論說者從甚麼角度解釋它罷了,所以如果你從相反的角度觀看一個哲學問題的話,可以同時產生相互矛盾的答案

如果你向對方說「矛盾本來就不存在啊,有甚麼問題?」的話,對方也回你「矛盾本來就存在啊,你是才有問題吧?」的時候,就可以用我文章的論證來向對方提供進一步的解釋。


(朱家安) #4

我想你的對手可能不是相對主義。相對主義不見得主張矛盾存在。說安樂死是否道德是相對於脈絡,這並不是在說安樂死既道德又不道德。

你的對手或許是雙面真理論(Dialetheism)。雙面真理論有可能不接受你用來推論出令人難以接受後果的那些邏輯原則,不過這方面我不太熟,不好說。


(Chen) #5

謝謝Kris的指教

其實我認為相對主義有很多地方其實是可以被化約成絕對主義的,因為既然「安樂死是道德的」這個命題得放在一個脈絡下才會有真假值出來,就是意味著光是講「安樂死是道德的」這句話並不會出現真假值,必須完整敘述為「在A的脈絡下,安樂死是道德的」或「在B的脈絡下,安樂死是道德的」才會顯現出真假值,而我覺得道德相對主義應該不會再繼續主張「在A的脈絡下,安樂死是道德的」的這個命題的真假值,也是相對的(如果又是相對的,那可能只代表這個命題沒有好好把脈絡的完整全貌敘述清楚,A脈絡只指到某個情境的部分,不是整體,但我所指的是有完整把整個脈絡講清楚的那種命題。所以A脈絡是一個大集合,一次包括了時間、空間、人物、動機、行為者、判斷者等等所有你想得到的情境的元素),所以我認為這樣的道德相對主義其實本質上可以被化約為道德絕對主義,因為道德真理是存在的,只要一個道德命題有把所需脈絡全描述出來,那它就是有標準答案的;而只要沒把所需脈絡全講出來的,就是不能有真假值的。

如果沒把所需脈絡講明白,就不會有真假值,所以並不會有「『殺人是道德的』為真」,這種情況,這種情況就像出題出一半,沒把題目該給的內容講清楚似的,在這種情況下不能有答案

因此,我們並不能主張
「『殺人是道德的』是對的,也有可能是錯的」
這個主張同樣是沒有真假值的,原因很直接,就是因為『殺人是道德的』這個命題根本沒有真假值,所以也就不能主張「『殺人是道德的』有可能是對的,也有可能是錯的。」

所以我認為道德相對主義不怎麼能主張沒有道德真理,在我看來它還是有真理。如果一個道德命題在已經把所有脈絡都提供完的情況之下,還有可能隨意地產生真值、假值,那我才會認為這個命題的答案是相對的。

我覺得可以用函數來理解,一般來講,我們不會允許一個函數套入一個輸入值之後,能出現兩種不同的輸出值(比如丟入A,隨機產生B或C的輸出值),如果一個輸入值真的將隨機產生不同的輸出值,我認為才能說這個函數系統的運作結果是相對的。

也就是說,我認為相對主義可能分為兩派,一派主張矛盾存在,一派主張矛盾不存在,並且,主張矛盾不存在的這一方能被化約成絕對主義

也因此,我會特別認為只要運用論證證明矛盾不存在,就能證明相對主義(不能被化約為絕對主義的那些相對主義)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