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後, 還有沒有權力追討「正義」?


#1
  1. 如果有權力, 說明一個人雖然其肉體被消滅了後 還存在靈魂意志之類的東西 (身體只是軀殼 ), 所以我們為他追討公道, 這等於說「正義」是可以在人死後被成功補償

  2. 如果沒有權力, 說明一個人在其肉體被消滅後, 就什麼都不存在了. 對活著的人而言或許他的曾經存在是有意義的 ( 留下的思念或記憶 ), 但是對死者而言, 這不過是等同他出生之前的狀態.

我用上面 1,2 兩個條件,做一個兩難式的詰問 ,試試拆解死刑的誤判論,各位看看成不成功

如果是 1 ,那麼被殺的死者,當然有權力要求他在死後得到公道, 雖然我們不大清楚這個正義是怎麼樣的, 但是我們採取最為保守的策略 - 最低限度的公平. 所以我們公平地替他報仇,取走殺人者的性命.

萬一發生誤判呢 ? 沒關係, 我們可以為遭誤判的死者平反. 因為1說 「正義」是可以在人死後被成功補償。

如果是 2, 等于说人只是一堆没有灵魂的蛋白質, 所有的喜怒哀乐与情感,所谓的人性,只是人体產生的化學作用. 那麼死刑就像把機器的電源拔掉,是不應該有爭議的.

在我看來, 死刑唯一有價值的討論就是誤判,其他都是不相干的. 而廢死論把"誤判"這個論點無限放大,這是把所有利益聚焦在依然活著的人身上, 問題是"絕對不能有誤判" 的基礎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呢 ?

如果說 2 將人死後的狀態等同他未出生前,這個說法太過極端,因為每個人只有降臨到世間的一次機會,我們應該盡最大努力保住他這唯一機會,那麼許多廢死的國家卻允許墮胎,這要怎麼解釋呢?


(宋皇佑) #2

如果「人死後就沒權利追討正義」可以是「死刑容許論」的理由,那麼,應先追問的恐怕是: 國家判處殺人者該死的理由,還能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