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瑞祺: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辯證


(洪偉) #1

「第二講:全球化」的參考資料:


自然定律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二者相反相生。衡之當前世界大勢,全球化是主流,反全球化雖是非主流,時大時小,卻無時或無。現實很複雜,絕非單向趨勢可以理解的。例如最近英美都出現了反全球化的浪潮。

2016年6月23日英國舉行退出歐盟公投,結果51.9%的選民選擇離開歐盟, 48.1%選擇留下,差距雖很小,英國畢竟脫離歐盟了(Brexit)。其實英國脫歐早有跡可尋,英國對歐盟始終若即若離,從未加入歐元區,也未加入申根簽證。近年英國飽受移民及難民問題所困擾,每年還要向歐盟繳交82億英鎊。英國是政治現實主義者,以國家利益為圭臬,自然會思考退出歐盟了。英國脫歐對歐盟衝擊很大,恐怕會有連鎖反應,對於全球化也有負面意涵。歐盟或歐洲化畢竟是全球化的最重要環節之一。

無獨有偶,美國總統川普不但稱讚英國退出歐盟是個聰明的決定,而且奉行反全球化的政策,諸如退出TPP、揚言退出巴黎氣候公約,認為地球暖化是個假議題、主張在美墨邊界築牆,阻止非法移民、禁止幾個穆斯林國家旅客進入美國、批評自由貿易協定、反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等。川普奉行美國優先政策,認為自由貿易以及區域貿易組織對美國不利,讓企業外移、失業率上升。上任以來,致力於讓製造業回流美國,以增加就業機會。

這兩個發生在2016年的事件,其後續效應方興未艾,究竟是全球化的退潮呢?還是只是全球化的轉進 (轉折)? 對台灣的影響如何?

全球化起源甚早,16世紀西方海權興起,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盛行,全球一體化就開始了,所謂世界體系(world system)逐漸形成,由於征服、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等,全世界分成中心、邊陲、半邊陲等區域,進行生產的分工。「中心」係指已開發的工業化地區或國家,「邊陲」指較貧窮並以出口原物料為主的未開發或開發中國家,「半邊陲」則是一方面支配某些邊陲國,另一方面又被技術更先進的強國支配的中小國家。二十世紀是全球化迅猛發展的年代,一戰前有所謂第一波全球化,二戰後則是第二波全球化。

1995年成立的世貿組織(WTO) 可說是全球化的象徵,到目前已有160 多個會員國。千禧年之前應該是另一波全球化的高潮,全球化紅紅火火,有如大江東去,往而不返。然而物極必反,反全球化也日漸茁壯。由於全球化從一開始就是由幾個列強主導的,世界體系主要也是反映他們的利益。全球化或世界體系絕不是權力真空的烏托邦,而是分層及分工的體系,在媒體營造的意識形態底下卻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這種現實利益的爭奪,在經濟全球化方面已經很明顯了。文化全球化更為明顯,西方主流傳媒諸如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合眾國際社等等,控制了一半以上的新聞發布與新聞流通,提供全球數十億人有關國際的消息與資訊。美國好萊烏、迪士尼等等的娛樂產業全球盛行、麥當勞、星巴克、可口可樂等飲食文化和文化象徵也全球化了。這種文化全球化的問題,與其他層面的全球化雷同,只是它更明顯了,那就是「不對等的文化交流」,歐美國家出超、第三世界入超嚴重。美國的文化產業因此超過汽車工業,而僅次於航太工業,成為第二大出口產業。1998年全球圖書出口美國佔第一位,德國第二,英國第三。

「文化政治」的現象越發明顯,亦即文化領域內的權力宰制、衝突、聯盟、妥協等現象,包括各大文明之間的交流、採借、衝突等。就在這樣的背景脈絡下,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發表他的「文明衝突論」,主張今後文明的衝突將取代意識形態、經濟等等的衝突,成為未來國際政治衝突的主軸。由於全球化的發展,各大文明接觸頻繁,衝突、摩擦漸多,且以基本文化價值為認同依歸,遂造成文明的衝突。世界七大主要文明:中國(儒家)、日本、伊斯蘭、印度、西方、東正教、拉丁美洲與非洲,成為世界新秩序的基礎。現代化並不等於西化,西方影響力正在衰微,非西方勢力正在崛起。杭廷頓的文明衝突論是以全球化為背景的,同時也是對於全球化動向的一個預測:文明將成為未來世界次序的基礎單位,不過他的展望不像有些樂觀的全球化論者,認為全球化的發展將導至共存共榮,而是導至各文明之間的衝突。他甚至警告要防範中國文明與伊斯蘭文明聯合起來對抗西方文明。

驀然平地一聲雷,千禧年剛過,伊斯蘭基地組織就對紐約世貿中心發動自殺式恐怖攻擊,死傷慘重不說,911事件大大改變了世人的世界觀。美國自立國以來,冷戰結束之後成為全球化的領頭羊,除了二戰日軍偷襲珍珠港之外,本土從來沒被攻擊過,只有美軍渡海去攻擊別國。如今全球第一大城卻被攻擊,如何不讓人震驚。基地恐怖組織正是基於伊斯蘭教的立場及動機來發動這次攻擊,象徵了伊斯蘭文明與西方文明的衝突。而伊斯蘭恐怖組織若以傳統戰爭形式萬難對抗美國,遂採取在全球各地(包括美國本土)攻擊美國的游擊戰方式。這也是以全球化的思維反全球化的例子。美國為了反恐,成立全球反恐聯盟,這可說是反反全球化,亦是一種全球化的運作

全球化如大江東去不復返,反全球化亦如影隨形。然而反全球化亦是另類的全球化,為了反全球化亦不得不全球化。全球化是大勢所趨,我們不能自外於全球化,也不能自絕於全球化。所謂“反全球化”不應該是反對全球化本身,而是反對全球化的某些不良的副作用,或反對“惡質的全球化”。畢竟全球化的問題應該以進一步的全球化來解決,就如同民主化的問題應以進一步的民主化來解決,因為全球化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了。另一方面也不宜隨波逐流,應該認清本身的利基,而不是盲目的全球化。


(郭柏宏) #2

另類全球化指的是左派全球化(也是社會民主主義倡導的方式):全球無產階級聯合的概念
極右派才是反全球化:社會底層藉由反全球化的方式來試圖維護自己權益
這兩者完全不同,歐洲社會民主主義很討厭很排斥極右派。


(郭柏宏) #3

然後這波極右派的興起是源自於左派失靈,左派提不出一個可以抗衡的社會政策,導致底層的人民受壓迫因而轉往支持排外的極右派。

這篇我寫的,主要就紀登斯提出的第三條路被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吸收,左派拿不出新的社會政策,而且又和右派的新保守主義合作,底層人民轉往支持極右派。


(郭柏宏) #4

再來是提到杭丁頓,我認為杭丁頓的結論要反著看:

某種意義上來說,台灣的318社運也是西化運動的一種(主要是在制度上的),北非阿拉伯的茉莉花革命也是。


幾年前寫在fb的文章,是以台灣為視角寫的,可以呼應一下這篇提到的杭丁頓的文明衝突論的部分

說到IS攻擊巴黎,本質就是文化衝突的問題,當西方文化(希臘羅馬基督宗教文化)強勢到
非西方文化(伊斯蘭,漢文化等等…)不得不以西方文化的成果作為社會運作的基礎時,
非西方文化會怎麼處理?

中國就是把文化切分成三等份: 器物,制度,精神。制度和器物抄自西方,而精神以儒家
核心(國民黨和其知識分子認為的並詮釋的核心,當然這是否是漢文化核心還有的爭辯)涵
攝,但這做法很明顯的就是運作不順利,而且這麼做的同時也被另外強調更西化的一派(
中國共產黨)打敗,因而流亡台灣,當然他也非台灣文化,又沒有台灣文化基礎這也是問
題,但這又是後話了。

文化也不可能完全的三分,更不可能只取器物和制度,器物和制度也一定會有精神做基礎
,時間一久器物和制度要運作勢必得引進作為基礎的精神(好比318學運的要求落實實質民
主,台灣獨立,批判新自由主義引進社會主義政策,批判服貿並非自由市場等等…),而
國民黨和其保守的知識分子回應的態度就是藉由以往建置的國家機器以高壓的方式,強迫
人民信仰他們的意識形態,歷史課綱微調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但這做法注定失敗,他
們在失敗後會不會轉為偏激變成恐怖份子我不敢講。

回到伊斯蘭,伊斯蘭的問題是什麼?

幾年前伊斯蘭組織統計的扣除石油工業的工業產值還不如一個瑞典還哪個北歐國家,這代
表什麼? 他們不願意進入西方為首的生產方式和世界體系,但是整個世界都已經進入西方
文化主宰的世界了,就算在怎麼閉關自守要不用西方世界的產物(制度,科技)也不可能,
好比現代國家運作,好比武器,好比城市建設等等等…都是需要西方的技術和管理。

那麼他們一方面要抵抗西方文化入侵(不只是意願問題,還牽涉到現實面,一來西方國家
也不是那麼好心,尤其在二戰後西方國家把資本主義拿來作為剝削和壓榨第三世界的工具
,等同把殖民主義進行更深一層的轉化,第二則是西方在工業化過程中一樣是經歷各種痛
苦,好比英國圈地運動,法國大革命,蘇聯共產革命,一戰二戰等等…經歷過幾百年的血
腥 才得以又現在的結果,這種痛苦要在幾十年內被壓縮然後塞到非西方文明體系的國家也
不是這麼好塞的,當地一定會反彈,常常是演變成精英階級對抗在地民眾),又非得一定程
度上使用西方的器物,常常會演變成統治階級主導文化的話語權,然後用高壓維持統治(若
不用高壓手段把統治階層詮釋過後精神強迫社會信仰,那麼社會秩序會瓦解,這是因為沒
有精神作為社會的基礎社會將瓦解,再者當地的少數人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方式一定會想
要引入更多西方文化元素,這又會造成整個社會更不穩定,就以上兩點會導致高壓統治的
不得不然),當然種高壓統治又會導致社會不滿,以及各種侵犯人權還有貪汙腐敗效率不彰
的問題,而這時又很容易導致革命(阿拉伯之春就是這麼來的),革命後人民不適應現代社會
運作方式又很容易走入保守,然後用激進的方式來試圖對抗西方文化霸權以及對現狀的不
滿(IS就是在這背景下產生),而這方式也不同於傳統的伊斯蘭文化,當然也不是可蘭經或
伊斯蘭教的指導(好比說穆罕穆德的時代一直奧斯曼帝國的時代都是對異教徒蠻友善的,
又好比去翻伊斯蘭史,歷史中也沒有哪個伊斯蘭王國有過IS這些做法),所以也不能和傳
統的伊斯蘭文化畫上等號。

然後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伊斯蘭若想要現代化,他們也不一定找的到西方得以現代化的
核心,以及基礎,不少只是看到表層而已(好比國民黨和當代新儒家),再者伊斯蘭世界普
遍經過歐洲帝國主義殖民,在經濟不能自主的狀況想要獨自現代化也難。

總而言之,就是文化衝擊的問題,傳統文化沒辦法適應現代社會的問題,因而轉入保守,
並且用更激進的方式反抗西方文化霸權以及證明自己文化的存在,這問題不只是伊斯蘭世
界,我們同時也應該反觀台灣是否有這樣問題。

  • 清單項目

參考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