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社群保持政治中立?這麼做的門檻很可能比我們乍想之下的更高


(劉維人) #1

今年六月底,一件事情引發科學社群爭論。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 The Lancet )一篇由中國學者討論中國重要疾病死亡率的論文(《Mortality, morbidity, and risk factors in China and its provinces,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在圖表中將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

今年六月底,一件事情引發科學社群爭論。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 The Lancet )一篇由中國學者討論中國重要疾病死亡率的論文(《Mortality, morbidity, and risk factors in China and its provinces,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在圖表中將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

事情引發許多台灣人的抗議。公衛專家陳建仁副總統等多位學者嚴正去函雜誌要求更正。許多網友跑去《刺胳針》的臉書粉絲頁洗版給負評,粉絲頁的評分一度被洗到3.1。

事後《刺胳針》關閉了評分功能,並在臉書上表示該篇論文的研究嚴謹度符合《刺胳針》的標準:在表格中將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符合聯合國和WHO的方針和其他國際健康分析。

本文主張,在科學上,《刺胳針》有義務回應實驗方法的問題。在政治上,《刺胳針》有義務表明處理這類爭議事件的方針,並負擔相應的責任。

科學層面

這篇論文在科學上的疑慮,是納入台灣數據是否會影響分析結果。

該論文的研究主題,是中國重大疾病與死亡率之間的關係。然而台灣與中國無論在公衛管理系統與資料蒐集系統上,都有巨大差異。基於這些差異,通常來說,以同樣方式分別處理中國數據跟台灣數據,會得到不同結果;單獨處理中國數據,以及把中國數據和台灣數據混合處理,也會得到不同結果。

不過以上只是「通常來說」。例外來說,還是有一些資料處理的方法,可以把「台灣數據」的影響剔除,例如將台灣數據視為「隨機效應」(random effect)等等。

然而,該論文的「研究方法」段落,並沒有寫明處理數據的方法。換句話說,作者並沒有提供足夠的資訊去證實中國數據沒有被台灣數據影響。

這有可能會明顯傷害到該論文的科學可信度與意義。科學非常重視數據來源跟處理數據的方法。沒有寫明處理方法的論文,會讓讀者即使具備相等的專業也無法驗證可信度,更無法判斷該論文結論的適用範圍。

此外,有一些學者(例如公衛專家陳建仁副總統)進一步指出,該論文使用的公衛資料,源自國際交換的資料庫,其中數據經過處理,不是原始數據(註1)。這會讓研究者有更多義務說明自己怎麼處理數據的。唯有清楚交代處理方法,讀者才能確定數據並未刻意挑選、並未刻意變造、並未將不同層級甚至不同範疇的數據放在一起。

無論閱讀該論文的讀者是否支持「台灣是中國的一省」,都避不開這些學術疑慮。即使支持台灣屬於中國的人,只要知道台灣的公衛管理系統與資料蒐集系統與中國其他地區的巨大差異,也會好奇研究結果有沒有遭到台灣數據「汙染」。

《刺胳針》這種權威性的期刊,無論是編輯還是審稿專家應該都相當了解上述原則,照理來說應該也已經在審稿時詢問過作者的研究方法。但如果確實如此,面對讀者的質疑時,就有義務將研究方法說明清楚,並明確指出列入台灣資料並不會影響分析結果。

但《刺胳針》並沒有這麼做,非常可惜。

政治層面

有趣的是,如果該論文當中的台灣數據,真的是因為被視為「隨機效應」之類的原因,而不會影響分析結果,這反而證實了該論文是刻意夾帶政治宣稱,製造政治宣傳。

假設在中國數據裡放入台灣數據不會影響結果,那麼用同樣方式放入加拿大、大不列顛(註3)、吉翁公國、維斯特洛七大王國的數據,也一樣不會影響結果。

也就是說,表格上是否選擇將台灣列入中國一省,在推論上跟其他部分都無關,只是為了把「台灣是中國的一省」這道政治訊息塞進去,讓它在《刺胳針》上露出,達成宣傳效果。

普遍來說,對於論文作者「偷渡」政治宣稱這種事,期刊可能的態度有以下幾種:

  1. 基於政治中立全面禁止:禁止任何作者在文章中挾帶任何立場的政治宣稱,或退回任何作這種事情的稿件。如果《刺胳針》這樣做,這次它必須要求作者刪除該論文中的台灣,或必須退回該論文。

  2. 基於政治中立全面開放:作者想怎樣就怎樣。如果《刺胳針》這樣做,這次它就不需要特別為了政治中立考量對這篇論文做些什麼;但日後如果有夠優秀的論文在文中挾帶了台獨、疆獨、藏獨、港獨等宣稱,它也不能拒絕或刪除。

  3. 表明期刊的政治立場,並負擔相應的政治責任。

選項(1)和(2)都可能為期刊帶來政治麻煩,看什麼時候出現而已。實際上《刺胳針》用「聯合國和WHO都將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為理由,支持該論文納入台灣的數據。善意理解,它應該是選擇了(3),主張「《刺胳針》對台灣問題的立場,依循WHO與聯合國的分類原則」。

不過,這會產生三個值得注意的衍伸:

  1. 目前的聯合國與附屬組織,雖然不允許台灣加入,但也不會正式討論台灣問題。如果《刺胳針》要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聯合國與WHO將台灣分類為中國的一省」可能不會是一個足以支持的理由

    (我們甚至可以想像,如果《刺胳針》真的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WHO可能不會願意自己的分類方式被拿來當支持理由)。

  2. 並非所有國際組織都不允許台灣加入。例如WTO、奧運、APEC等組織允許台灣加入,就沒有將台灣畫為中國的一省。《刺胳針》有義務說明為什麼要依循聯合國與WHO的分類方式,例如如果分類方法與WHO不同,會在醫學或科學研究上產生什麼額外障礙等等(而且這可能是一個實證問題,不是乍聽之下說得通就可以了)。

  3. 無論《刺胳針》是以什麼理由支持怎樣的政治立場,應該都會引來以政治為由的抗議。期刊不能以「這是科學期刊」為由拒絕或逃避抗議。

目前看起來,《刺胳針》選擇了採取不完全中立的政治立場,但卻用「延續WHO分類方式」這種公共關係式的語言,不說明背後的政治理由,試圖避開政治麻煩以及其他人的抗議。我認為這讓該期刊逃避了某些應負的政治責任。

如果它這麼做,未來可能就會有更多論文嘗試像這篇一樣,夾帶一些與研究無關的政治宣傳,為《刺胳針》帶來更多麻煩。

或者,《刺胳針》未來可能會繼續用類似這次的理由協助特定的政治立場,並不斷逃避相應的政治責任。如果它真的這麼做,就相當於變成了一個握有影響力(雖然可能並不大)但卻不用擔負責任的組織。要嘛它的權力會變得無法制衡,要嘛會成為有心人士操縱的對象,很多時候兩個問題甚至會同時發生。

而且科學家有權無責地干涉其他領域的行為,當然不會是我們這些期待科學客觀專業的人所樂見的。

總之,無論科學期刊希望保持政治中立,還是選擇特定的政治立場,都必須承擔相應的政治責任與政治代價。如果想要保持政治中立,就必須徹底與政治隔離,並嚴格拒絕任何政治涉入,才能有效避免自己被利用或挾持。

當然,政治中立也是一種政治立場。而且很多時候它引來的麻煩不會比誠實地選擇立場更小。

註1:本文關於論文研究方法是否可靠的分析,皆感謝林大利與吳致緯的專業協助。

註2:陳建仁副總統在臉書上表示「這篇研究將不同方法所蒐集的健康資料放在同一個層級的模型來作研究,不但產生許多方法學上與研究結果的偏差,更已犯了學術研究的大忌」。https://www.facebook.com/chencj/posts/2287274414686701

註3:這個幽默的點子源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https://www.facebook.com/NeanderthalArtisan/posts/2399780923447684 1

註4:本文的撰寫與修正,皆感謝朱家安與周詠盛的寶貴意見。


(朱家安) #2

感謝投稿,目前看起來,我覺得沒看過原論文、不了解原論文當中論證的人,應該滿難看懂你的論證。例如無法理解為什麼「如果該論文的結論是可信的,就表示該論文有沒有納入台灣的數據,都不會影響研究結果」,以及這結論跟「即使沒有醫學與公衛相關的知識,光從網路上搜尋台灣與中國公衛體系的資料,也能判定兩國的公衛管理系統與資料蒐集系統,都有巨大差異。」等五個前提之間的關係。

承上,目前的文章內容看起來比較像是寫文章之前的重點筆記,還缺了一些對包括我在內的一般讀者來說的補充說明。


(劉維人) #3

謝啦。你覺得補那些東西會更容易看懂?


(朱家安) #4

我不是很確定,因為我也看不懂orz 或許你可以描述一下原論文的論證以及它出問題的地方?


(劉維人) #5

會不會是我的撰寫策略錯誤?整件事的主要論點很簡單,是下面這樣:

  1. 的確有一種方法,放入台灣數據之後不會影響研究結果。

  2. 如果使用這種方法,該論文的研究結果就可信,純粹只有在政治上吃台灣豆腐的問題。

  3. 但論文沒有寫明是用怎樣的方法處理數據。

  4. 所以在科學上,論文與期刊都沒有負夠多責任釐清讀者的疑慮。在非科學的部分,期刊如果做出了政治行動,就必須負相應的政治責任。

你覺得光是主論述的話,缺哪些?


(朱家安) #6

感謝你的說明,你這次整理的東西我有看懂。以這個整理來說,我覺得文章缺的是:

(1)和(2)裡提到的方法是同一種,這件事情可以在文章裡展現得更明確。

(1)和(2)裡提到的方法就是文章裡陳建仁講的「處理」,這件事情可以在文章裡展現得更明確。

對照文章裡整理的五個點:

主要問題是當初我沒有看出來,「在模型中納入」這個研究方法在(2)~(5)都有被提到,所以我無法理解(2)~(5)之間的關聯。


(劉維人) #7

感謝。果然是我說得不夠明確精簡。學到一大塊。

現在要考量的點,似乎反而變成時間。如果明天修稿之後在經過編輯上稿,會不會離該議題太久失去討論與關注效果?

如果不會的話,明天我來修。THX A LOT


(朱家安) #8

覺得時間上沒問題,再麻煩你了


(劉維人) #9

已修改。不知這樣是否OK


(朱家安) #10

感謝,一些後續意見:

1

建議把(4)新增為「但該論文的「研究方法」段落,並沒有寫明處理數據的方法,換句話說,作者沒有排除自己的資料不可靠的可能性。」

2

這是你在政治方面的主要宣稱,建議描述得明確一點,主要是說,「吃豆腐」的意思不明確。

此外,一般來說「吃豆腐」需要有意圖,目前的文章似乎還沒有關於意圖的舉證。你可以評估一下,如果這種舉證有點困難,可以寫弱一點。

3

腳註在文中的數字要標示一下。

4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1)不算政治中立,因為這做法偏好台獨立場。

5

我建議在科學部分強調說,不管我們能否合理宣稱台灣是中國一省,科學部分的瑕疵都一樣需要解決。如果台灣是中國一省,照你的說法,也是在公衛管理系統與資料蒐集系統上和國家其他地區有巨大差異的一省。


(周詠盛) #11

一些外行意見,不知是否有參考價值。

我讀完後的直覺印象是,儘管可以同意結論,但有些概念不太具體,不太容易立刻抓到那是什麼意思。在我看來,這與其說是敘述技巧的問題,不如說是缺乏具體案例。

比如說,用甲方法處理中國數據、臺灣數據、中國+臺灣數據,分別得出A結論、B結論與C結論,而我們可以明顯看出,A和C很相似,但和B有不小差異。

如果有這樣的案例,我想大部分人都能一眼看出,把中國和臺灣放在一起處理,而有意無意隱藏了結論B,顯然是對臺灣情況的一個很大誤解。(在我理解中,文中所謂有義務解釋方法,就是說有義務解釋為何此情況不會發生)

當然我不太肯定,現階段有沒有這麼完美的案例(就算有大概也要花不少時間整理),但就算這僅是一個假設情況,只要能讓讀者認為此一假設情況很可能出現,應該也很有助於理解。


(劉維人) #12

感謝。除了照著每個意見修過之外,你讓我想到可以把政治中立的代價說得更具體

簡單來說,允許夾帶政治立場的方法會在未來引發政治問題,而刪除政治立場的方法會在當下引發政治問題。

我在文中作了相應的增補,也在科學的部分加上詠盛的建議。你看看如何。


(劉維人) #13

感謝。假設性的例子很好。我加上去了。 你覺得如何 <3


(朱家安) #14

感謝周詠盛的幫忙。我剛剛潤了稿子,請你用編輯歷史察看,並任意修改。

我潤稿的時候有一些額外意見:

1

(是的,一份平台如果一開始沒有嚴守中立,之後想恢復中立一定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這段當初是寫在假設《刺胳針》選擇(1)或(2)的段落後。這讓我覺得衝突,因為(1)和(2)是在討論政治中立的選項後果。

下面這一段也有類似疑慮:

保持「政治中立」可能涉入的政治風波,遠比乍看之下的更多。無論是科學家,還是通行全球的醫學界權威期刊《刺胳針》都一樣。

你對《刺胳針》的事實定論是它採取「(3)表明期刊的政治立場,並負擔相應的政治責任」,而不是它採取(1)或(2)那樣政治中立的做法。這讓上段顯得和你的筆法衝突。

2

承上,你在文中認為《刺胳針》採取「(3)表明期刊的政治立場,並負擔相應的政治責任」。

不過文中有一些段落似乎暗示《刺胳針》沒有善盡政治責任,像是:

我想你要確認一下文章的立場和相關詞彙的使用,包括是否:

a. 認為期刊應該採取「政治中立」路線。
b. 認為《刺胳針》這次算是採取「政治中立」路線。
c. 認為《刺胳針》這次有善盡「政治責任」。

我的顧慮大致上是:

  • 目前文章看不出來是否支持a。
  • 你認定《刺胳針》選擇選項(3)的段落,暗示你反對b。但若是如此,那些用來說明「保持政治中立很困難」的段落就顯得尷尬,因為那看起來會像是在為《刺胳針》緩頰,但這篇文章看起來不像是為了緩頰寫的。
  • 你認定《刺胳針》選擇選項(3)的段落,暗示你支持c。但後文又暗示你不支持c。

我自己相信上面這些線索並沒有真的顯示你的文章論點矛盾,只是一些寫法讓人容易混淆。例如說,或許你雖然認為《刺胳針》選擇選項(3),但你也同時認為它沒有把選了(3)之後該做的事情都做好。而目前的文章只強調前半,沒有強調後半。


(劉維人) #15

啊你指出了盲點!而且現在的改法讓這些部份好懂很多。

我在政治責任那部分的重點是,期刊可以選擇政治中立或採取政治立場,但無論選擇什麼選項都必須負擔政治責任並面對後續的政治麻煩。1、2、3都一樣麻煩,沒有哪個選項比較輕鬆。

期刊看起來是選擇3,但沒有把3該負的責任作好,變成沒有善盡政治責任。

大感謝你 ><

這篇是不是也該在註解部分放「文章撰寫過程中,感謝朱家安與周詠盛的修正意見」 >//////<


(朱家安) #16

沒問題,那再麻煩你照上面說法改一下文章的最後4、5個段落,讓文章的立場更明確一點。

我們很鼓勵作者這樣做,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