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如何愉悅?


(邢懷安) #1

第一段

鞭子揮過臀肉,熱蠟滴在裸背,疼痛在體內流竄。如果疼痛的不悅位於光譜的一端,享受美食、性刺激等的愉悅便在光譜的另一端。疼痛與愉悅看似互斥,卻有人可以痛得愉悅?在皮繩愉虐(BDSM, bondage & discipline, dominance & submission, sadism & masochism)的實作中,受虐方因爲被鞭打、滴蠟而感到愉悅。 1 這樣的性實踐讓不少人難以理解 ── 愉悅怎麼會跟疼痛共存?本文旨在說明受虐愉悅(masochist pleasure)這種心理狀態的本質為何。我會先檢視幾個可能的說法,指出其不足之處。接著闡述自己的想法,試著解釋受虐愉悅如何可能。

痛快分離說

有種說法認為,皮繩愉虐的歡愉跟疼痛其實是兩件事,受虐本來就不愉悅,愉悅是另外來自性刺激。

痛快分離說:受虐愉悅實際上是以性刺激為對象的愉悅感,其與疼痛是兩個分立的心理狀態。

受虐愉悅難以理解,因為受虐方明明疼痛,但又愉悅。痛快分離說直接解消問題:疼痛的是鞭打,受虐方的愉悅則來自性刺激,兩回事。受虐方並不因疼痛而愉悅,所以嚴格來說並不存在真正的「受虐愉悅」。

然而,社會學家紐瑪(Staci Newmahr)在美國凱登(Caeden)皮繩愉虐社群的訪談顯示,BDSM的實作者並不認為當中愉悅全然來自性刺激:

當我和某個人在玩的時候,就是平常在俱樂部玩那樣,從中我在索取一些東西。我會覺得爽,但不是那裡來的 ── 就是,我知道不是要發生性。不是那種東西。但那確實存在 ── 找不到文字形容 … 那有種爽感,令人興奮、滿足 … (Newmahr, 2011: 126-127) 2

如紐瑪所述,「在生理及心理上,愉虐與一般的性經驗有所不同。」3 如果受虐方的愉悅不來自性刺激,其「痛」和「爽」就不是兩件分立的事。因此,受虐愉悅確實有待解釋。而問題的核心是「痛」如何轉化爲「爽」。

性愛脈絡說

對此,另一種說法是:性愛是愉悅的,疼痛是性愛的環節之一,所以讓受虐方愉悅。亦即,受虐之所以愉悅,是因為疼痛發生於性愛的脈絡中。

性愛脈絡說:受虐愉悅是以性愛發生的脈絡為對象的愉悅感。疼痛因構成性愛脈絡的部分而使人愉悅。

不過,此說法無法解釋「沒有發生性愛」的愉虐實踐。根據此說法,即使愉虐的當下沒有發生性愛,性愛也必須作為可預期的目的而存在。如果實作者無法預期性愛在愉虐之中或之後完成,就不會有受虐愉悅。然而,並非所有調教的過程都會發生性:有人付錢雇用性工作者只為了接受鞭打的服務而非性交;無性戀傾向的皮繩愉虐實作者也不應被忽略。由此可見,愉虐並不一定以性愛為最終目的。疼痛作為性愛脈絡的部分不是受虐愉悅發生的必要條件。

這個結論不代表愉虐與性愛無關。我想指出的是受虐方可能因疼痛本身而覺得愉悅,而不一定是因為疼痛構成性愛的過程,或可以預期性愛將隨疼痛而至。

邊界游移說

確實有人認為受虐愉悅來自疼痛本身,如哲學家克萊恩(Colin Klein),他主張受虐愉悅源於疼痛在「程度上快受不了的邊界」來回。我稱此說法為「邊界游移說」:5

邊界游移說:受虐愉悅是以疼痛經驗為對象的愉悅感。疼痛因位於可承受的邊界而使人愉悅。

就算疼痛會帶來愉悅,也不代表受虐方會喜歡所有疼痛經驗。即使是愉虐愛好者,也不會因為骨折、車禍等身體傷害所導致的痛覺而感到愉悅。克萊恩主張,愉虐時經驗的疼痛,因具有特定性質而使人愉悅。這種性質來自「找尋可承受疼痛的邊界」的過程。

每個人能承受的疼痛有其限度。在愉虐中,疼痛的施予和接受並不是程度越大越好。關鍵在於找到受虐方可以承受的極限,並且在這個邊界游移。克萊恩認為受虐的愉悅來自這種「可能逾越邊界,但不確定什麼時候發生」的性質。可以想見,這種在邊緣來回的經驗能帶來特殊的新鮮感。極限是已知的,極限以外則屬未知。在界限附近徘徊意味著對未知的期待與猜測。那種「會再更多嗎?」、「那會是怎麼樣的?」的感覺無疑刺激而興奮。是在這樣的張力下,逾越極限的新鮮感令人覺得性感而愉悅。

對克萊恩的說法,我同意受虐方感到愉悅的對象是疼痛經驗。然而,我認為將受虐愉悅的發生歸因於這種在耐痛邊界游移的性質沒有完整捕捉皮繩愉虐的實作。並非每次愉虐實踐都會觸及受痛的極限,或以尋找新的極限為目的。為了讓這個立場更直覺,雖然有點粗糙,這裡可以拿一般的性愛作個簡易的類比:幹到好像被拋出去,要闖過某個邊界的感覺固然超爽。但也不是每次做愛都要到這個程度才會覺得愉悅。

當然,如果都只是輕輕地打,大概一點也不刺激好玩。但愉虐實踐也不總會打到接近或超過耐痛的極限。確實,尋找邊界的過程有其愉悅感。不過,這不代表一定要有在尋找這個邊界,受虐方才會因疼痛而愉悅。「邊界游移說」確有點出受虐愉悅的重要元素,但不夠貼合愉虐實作的全貌。

權力交換說

如果前述說法皆未充足解釋受虐愉悅,疼痛究竟為何使人愉悅?於此,我將提出一個尚待更多探索的觀點 ──「權力交換說」,以供讀者參考。

同意承受疼痛,例如屁股被打或背上滴蠟,代表受虐方將對待自己身體的權力部分交給施虐方。我認為受虐愉悅來自這種權力交換:

權力交換說:受虐愉悅是以疼痛經驗為對象的愉悅感。疼痛因被視為權力交換的證據而使人愉悅。

為什麼權力交換會是愉悅的?心理學研究指出,這種權力關係的建立需要信任。鮮少有人願意讓不信任的人鞭打、拘束自己的身體。即使須經過雙方溝通及知情同意,愉虐實踐仍具有風險。共同承擔風險的信任感,加上將權力交託出去而屬於(同時也是擁有)另一個人的親密感,是受虐可以愉悅的基礎。此外,權力的交付意味可以毫無顧忌地裸露自己的脆弱。在這樣的虛構情境下,無須取悅任何人,什麼都不需要決定。只要完全信任、聽從對方即可維繫當前的親密關係,這種安全感無疑是愉悅的。6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權力交換所帶來的愉悅有多面向的來源。這不表示在經驗受虐愉悅時都會想到這些。然而,其足以將疼痛轉化為愉悅。所以,我們有理由宣稱受虐愉悅是以疼痛經驗為對象,根基於權力交換的愉悅感。施予疼痛作為處罰的一種手段,目的即為確立施虐方與受虐方之間的權力關係。願意且樂於探索邊界則以這樣的關係成立為前提。7

結論

皮繩愉虐是權力交換的遊戲,疼痛是籌碼,愉悅感則是回饋。籌碼下得越大,遊戲就越刺激。但也不是籌碼越多,就能贏得越多的回饋。要將籌碼轉成回饋,關鍵是交換權力的技巧。享受被虐並不病態,反而是懂得如何透過遊戲得到更深刻的愉悅感。籌碼也不會只有疼痛一種。規定要穿一套特別的服裝,做一件平常不會(敢)為對方做的事。尋找適合自己的籌碼,皮繩愉虐的遊戲屬於每個人。

NOTES & REFERENCES

  1. 關於皮繩愉虐(或譯虐戀)的定義及其包含的實作,可參考〈他們所說的BDSM到底是什麼?〉。值得注意的是,於 2013 年發行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已不再視皮繩愉虐等非典型性嗜好(atypical sexual interests)為病理症狀。
  2. 原文見 Newmahr, Staci. 2011. Playing on the edge: Sadomasochism, risk, and intimacy.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3. 同上。
  4. 脈絡在這裡指的是真實發生在世界上的事件之間的因果網絡。
  5. Klein, Colin. 2014. The penumbral theory of masochistic pleasure. Review of Philosophy and Psychology, 5.1: 41-55.
  6. Turley, Emma L., Nigel King, and Surya Monro. 2018. ‘You want to be swept up in it all’: illuminating the erotic in BDSM. Psychology & Sexuality, 9.2: 148-160.
  7. 除了典型的皮繩愉虐實踐,權力交換說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何人們可能在特定情境下樂於被主管、師長嚴苛對待,或在犯錯時接受上層(不見得符合比例)的處罰。在這些例子中,被要求、責罰類似受痛而作為權力交換的證據,其愉悅以信任對方能幫助自己變得更好或促成更高目的,以及為對方在意的親密感為基礎。然而,和皮繩愉虐不同的是,此類情境非屬虛構。雙方通常真實處於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且不意在藉此獲得愉悅。感謝朱家安建議我對此多作說明。
  • 作者為國立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碩士、醫學系學生。關注精神醫學、臨床與諮商心理學議題,經營哲學寫作平台「意識 Consciousness

(朱家安) #2

嗨,感謝投稿,目前意見如下:

1

這篇文章沒有開頭。開頭必須要介紹:

  1. 什麼是皮繩愉虐?(以及一些具體細節,像是有哪些常見做法、會發生性愛嗎等等)

  2. 這篇文章在討論什麼問題?

  3. 為什麼這個問題值得討論?它難在哪?

我想這些東西對你來說都不是問題,補上去就好了。補充好我再來幫你看~


(朱家安) #3

1

希望你改寫每種「說」的第一段,用更直接的文字描述理論。舉例:

修改前:

修改後:

痛快分離說

有種說法認為,皮繩愉虐的歡愉其實跟痛苦無關,受虐不愉悅,愉悅來自性刺激。

痛快分離說:受虐愉悅實際上是以性刺激為對象的愉悅感,而與疼痛無關。

受虐愉悅難以理解,因為受虐方明明疼痛,但又愉悅。痛快分離說直接解消問題:疼痛的是鞭打,受虐方的愉悅則來自性刺激,兩回事。受虐方並不因疼痛而愉悅,所以真正的「受虐愉悅」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