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點"墮胎權懷疑論"意味的幾個提問


(宋皇佑) #1

由於現在平台上同時有兩個墮胎權(中止懷孕權)的投稿文章(楊劭楷與陳紫吟),似都偏向支持墮胎權。而我又剛好有幾個傾向懷疑墮胎權的問題想要請教,於是另開一欄藉機提問如下,希望不無增加反對觀點的助益,也請兩位作者與各位讀者賜教:

  1. 鄰居全家出遠門忘記關緊大門並上鎖,Line你請你幫忙上鎖。你已讀不回,但仍至鄰家查看,發現門鎖故障失靈,便先出錢買了大鎖先湊合著鎖門。後來兩人在Line上吵了一架,你便擅自將大鎖撤了,回復先前狀態。隔晚該鄰居慘遭小偷從大門自由進出光顧,損失了黃金五兩。請問: 你對鄰居的損失有無道德責任?若有,其理由可否用以推論:自願性懷孕者對於維持胎兒生命權益並無(優先於自己選擇自由的)道德義務?

  2. 「因為誤信自己有墮胎權,而選擇墮胎」與「因誤信自己沒有墮胎權,而選擇不墮胎」等兩種可能情況,哪個更不可欲?若是前者更不可欲,此點可否成為懷孕者寧可選擇不墮胎或法律寧可選擇禁止墮胎的好理由?

  3. 若科技上已能隨時接續孕母而人工孕育胎兒,法律上亦已規定由國家承接養育此類嬰兒的扶養責任,是否原欲墮胎之母親再也無權選擇以墮胎取消胎兒的後續生命利益?

  4. 胎兒生父對於墮胎與否,有無任何決策參與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