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犯罪者其實都應該無罪


(Khatia) #1

如果你認為鄭嫌殺警無罪合理

那你應該支持所有的犯罪者都應該無罪

顯然我們相信鄭嫌殺警當下無法控制自己, 所以不應該承擔太多罪責

但如果你相信人類的意識不過是神經訊號

人的大腦完全受到物理定律的支配

那你會知道其實所有的犯罪者犯罪時都無法控制自己

甚至我們做任何事時都無法控制自己

因為人類根本沒有自由意識, 人類並不能靠自由意志控制自己的行為

這個結論看起來令人瞠目結舌

但隨著腦神經科學發展 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人並沒有自由意志

頂尖腦神經科學家 Sam Harris : 自由意志只是人類的幻覺

很多人會否定 “不對啊 我完全能決定我現在要做什麼 我怎麼可能沒有自由意志”

那我們來看看 你能不能決定何時按下按鈕?

在桌上放置一個按鈕 你能自由的決定何時按下這個按鈕嗎?

答案是 不行!

現在腦神經科學能透過觀測你的大腦

在你按下按鈕的前7-10秒就預測到你會按下按鈕

即使你如何對抗你的大腦「自由」決定你在何時按按鈕

你的「自由意志」都會被提前預知到

是的 你的意識只是物理定律支配的產物

你能決定你按下按鈕只是你的幻覺

不管你想說什麼話? 想做什麼事? 想成為什麼人?

不管你想讀書還是殺人放火?

你的人和行為和思想都是幾毫秒前由你腦內的神經電訊號決定

這個訊號也不會憑空生出來 他們會由你腦內的其他化學作用觸發

這些化學作用又是受到幾分鐘前 幾小時前 或幾天前的荷爾蒙影響

為何有這些荷爾蒙 又能追溯到環境, 基因

現在的事件出現是由早前的事件所決定

而這些早前的事件又由更早的事件所決定 一環扣一環追溯下去

人類的一切行為 包括我現在寫這篇文章 你讀到這篇文章

都早已從宇宙大爆炸之初就注定

在座各位的未來 在你出生之初都已經注定好了

你並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做出任何改變

當然 量子力學帶來的隨機性或許可以讓我們反駁命運天註定的說法

但目前沒有證據表明量子力學在腦內有什麼實際作用

就算有 人還是沒有自由意志

因為量子力學的隨機性是無法被控制的

你依然無法控制自己 無法掌控命運

霍金: “宇宙最初的型態若不是上帝選定,就是由科學定律決定。而無論何種狀況,宇宙間一切事物都是由科學定律下的演化所決定,因此很難說我們是自身命運的主宰。”

除非你相信我們的意識中有某種超脫物理定律支配的"靈魂"在作用

不然你很難說人有自由意志

最後好奇問問大家

面對這種科學證據和自由意志直覺衝突的困境 哲學上我們有什麼解決方法嗎?

雖然自由意志是人類的幻覺 但畢竟是很有用的幻覺

Isaac Bashevis Singer 被記者問道:「你是否相信自由意志?」

他回答:「我必須,我別無選擇。」

或許假裝它存在 就是我們繼續過日子的唯一方法?


(宋皇佑) #2

以下,請指教:

  1. 無論自由意志存在與否,都不會是取消犯罪責任規範的好理由:

我們以自由意志存在為前提而建立犯罪責任規範體系,此時,

若自由意志確實存在,則此規範體系不但有用,而且也可望應該。

反之,若自由意志真不存在,那麼,這個規範體系的實際建立狀態本身,也必然不是自由意志的運作產物;此時,既然該規範體系能否取消,乃全取決於非屬自由意志之物理事件,則在道德上(如果還有道德的話),也就沒有要求人類「應該取消該規範體系」的規範意義。畢竟,應該取消(與否),乃以可能取消(與否)為其前提。

基於上述可知,無論自由意志是否存在,都不會是我們應該取消犯罪責任規範體系的好理由。

(cf.根據巴斯卡,無論上帝存否,信之只會比不信更好,不會更差。)

  1. 請問:如果我們果無自由意志,我們有辦法自我決定自己是否相信自由意志存不存在嗎?

(Khatia) #3

「若自由意志真不存在,那麼,這個規範體系的實際建立狀態本身,也必然不是自由意志的運作產物」
—> 但有可能這個規範的建立和運作 是假設於自由意志存在的情況下

若發現原本的假設有問題 也需要反思這個規範有沒有問題

你可以設想另一個平行世界 那個平行世界假設了所有人認知都正常並沒有所謂的精神病

那鄭嫌就會被判有罪

但如果那個世界破天荒發現了精神病的存在

他們才會思考 或許鄭嫌的情況應該判無罪

所以腦神經科學界有句話 : “腦神經科學改變了法律的一切, 但也什麼都沒改變”

比方說 “主觀犯意” 這種東西 從腦神經科學觀點可能根本不存在

人壓根不存在什麼主觀思想

以腦神經科學的角度看法律 法律有可能要全部改寫

但就現實來看 這種角度大概有點難應用

我們該抓的壞人還是要抓

“腦神經科學改變了法律的一切, 但也什麼都沒改變”

所以其實有人提出了另一派思想

或許其實我們不需要這麼嚴格的自由意志定義

或許從底層來說人類並沒有自由意志

但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底層的自由意志定義嗎?

減輕的自由意志 (mitigated free will)這種思想的概念就有點像這樣

就像是雖然從物理定律和腦神經科學來看

未來從宇宙大爆炸之初就早已注定

實際上你個人無法做任何努力改變你的未來

但這種思想即使是真理 也不一定能幫助你在現實上過得更好

現實上你還是可以選擇努力

假裝自由意志的存在能讓人類文明運作得更好的話 我們就假裝它存在

關於問題2

“如果我們果無自由意志,我們有辦法自我決定自己是否相信自由意志存不存在嗎?”

比較合理的推論應該是: 你沒辦法決定

你相信也好 不相信也好 都取決於你腦中的神經電訊號

而這些電訊號不會憑空產生

產生的原因可以一路往前追溯到荷爾蒙 基因 環境

一路追溯到宇宙大爆炸之初

不管你相不相信 宇宙誕生之初早已注定

別忘了 你連什麼時候按下按鈕都無法決定了


(宋皇佑) #4

對於你所提議的:「現實上你還是可以選擇努力 假裝自由意志的存在能讓人類文明運作得更好的話 我們就假裝它存在 」,我的基本疑問是:

如果我們沒有自由意志,又怎麼會有能力「選擇努力假裝」有自由意志呢?

反之,一旦我們真的可以選擇努力假裝具有自由意志的話,那也沒甚麼好裝的了,因為,我們已經有了自由意志,才能說的上要去選擇努力假裝什麼,不是嗎?


(Khatia) #5

雖然“人有自由意志”的說法在科學上越來越難以令人信服

但畢竟目前的腦神經科學其實還沒有找出人類做出行為時的所有原因

而且是還有一段很大的空白

所以自由意志其實還沒被真正的終結

在科學找出所有人類的意識和行為的原因前

我們仍然能相信我們內心深處有所謂的靈魂 它就是自由意志的泉源

而且搞不好人類永遠找不出那段空白的原因

我們便能一直假裝下去直到人類文明毀滅

沒有自由意志就不能假裝嗎?

比方說我們玩一部電玩遊戲

這部遊戲就像我們的世界 一切都已經注定好

雖然已經注定好 但我們確實就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一路玩下去 我們會為劇情中的主角感到緊張 振奮 難過

打敗大魔王後我們會為主角的奮鬥過程感到開心

但真的是主角努力打敗大魔王嗎?

不 只是按照注定的劇情發展下去而已

這套劇情是被硬生生寫好的程式碼

這些角色只是按照程式碼規則的執行 他們並沒有真的自己的思想和行為

就跟我人一樣

但是我們還是能"假裝"這個故事真的發生了

事實上我們的大腦還蠻擅長這種假裝

目前全球最知名的人類學 歷史學家 哈拉瑞就說這是人類的超能力

因果革命的作者也認為這種“幻想”的能力是人類文明得以發展的關鍵

即使我們沒自由意志 但是我們確實就是感覺到自己有啊

我們就是能假裝自己有嘛

雖然這種“假裝”也是你的幻覺就是了


(宋皇佑) #6

如果我們可以"選擇假裝"沒有自由意志的電玩遊戲角色有自由意志,這也以我們有自由意志為前提,而與該角色沒有自由意志的這點事實並無關係。

若我們真的沒有自由意志,卻感覺到自己正在假裝自己有自由意志,那個假裝,也不會是我們自主選擇而來的假裝。


(Khatia) #7

我仔細回想了"假裝有自由意志"這個建議確實應該是建立在有自由意志為前提

畢竟雖然“有自由意志”這個推論雖然隨著科學發展越來越不合理

但還是有一大段未知

所以告訴人們:“別想太多 假裝你有自由意志唄”

或者比較精確的說應該是 “假設”你有

但即使人真的沒有自由意志

我覺得還是可以告訴大家"假裝有自由意志"

因為我告訴大家假裝這個動作

或許就產生了一個外部刺激 影響其他人真的假裝了

當然我這個動作也不是我自主產生的動作 而是又受到其他外部刺激


(葉多涵) #8

這篇文章值得參考:


(朱家安) #9

有一種說法是,那些認為科學進展威脅自由意志的人,是對自由意志要求太多了,例如要求決定論不能為真。

可以有其他自由意志概念觀,使得就算決定論為真,被持槍歹徒逼迫不出席考試的大學生,跟因為前一天電動玩太晚睡過頭而沒出席考試的大學生,之間還是有差別,使得後者應該為沒出席考試負責,前者不用。

例如,假若當初把沒出席考試的後果訂得更嚴格,後者可能會克制電玩時間並出席考試,前者依然不會。考慮到這點,我們可以用某種反事實條件來界定人什麼時候有自由意志。

用反事實條件來說明自由意志,這並不怪異。因為哲學傳統上,不相容論者也是用反事實的情況來說明,若決定論為真,人就沒有自由意志。例如關於 alternative possibility 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