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平等不存在,假平等是唯一的平等


(葉多涵) #1

跟Khatia的對話讓我發覺這個概念可能可以發展成一篇文章。 目前想到的論述如下,歡迎大家提供意見。

有些人認為:男性天生比較願意追求金錢和領導地位,所以就算男女的機會均等、沒有歧視、標準一樣,社會也會由男性主導,女性主義者指出的就業和薪資差異並不是性別平等的問題,甚至可能越平等的地方,男女天生的差異越能自由地展現,而被誤認為是不平等。

然而,上述論點完全根植於一個生物學已經否定的觀念:「天生」。所有的性狀都是遺傳和環境交互作用的結果,包括人在社會中的地位、影響力、就業分佈、工作動機、競爭和賺錢的傾向等等,要是換個環境,就可能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所謂「男女天生的差異」只能在給定某個環境後才能定義。

有些人認為有所謂的「真平等」,也就是平等對待每個人,給予相同的機會,讓人們的立足點相同,之後完全看各人造化。然而,有無限多種方式可以「平等對待」不同性別、給予「相同的機會」,每種環境都會和基因交互作用產生不同的結果,有些造成男性的社會地位較高,有些造成女性社會地位較高,有些造成男女平等。

例如某個社會可以用下巴附近的毛髮長度來決定人們的社會地位,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男性通常比女性更會長鬍子,所以男性地位會比女性高。但如果這個社會的人學會把頭髮留長並梳到下巴附近,則因為男性通常更容易禿頭,女性有機會用頭髮達到更高的社會地位。在這兩個例子中,社會都用相同的標準衡量男性和女性的社會地位、男性和女性沒有直接受到差別待遇、雙方也都被給予同樣的留鬍子或頭髮的機會,但是男性和女性卻自然地因為「天生的差異」而有不同的社會地位。

宣稱男生比較願意追求金錢和領導地位,就像是在宣稱男生的下巴附近比較容易長毛一樣,那根本不是該論的重點。重點在於為什麼我們的社會不教育大家留長頭髮梳到下巴附近,或者,為什麼我們的社會要用下巴附近的毛髮來決定人們的社會地位。

環境有無限多種可能,包括各種「平等對待」每個人、給每個人「一樣的機會」的社會,造成不同性別的成功機會出現「先天」的差異,所以所謂的真平等不能用來當作社會平等的定義。看鬍子的社會是「真平等」,看懷孕次數的社會是「真平等」,看身高的社會是「真平等」,看金錢和職業的社會也是「真平等」。這種「平等」一點意義也沒有。

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人們認為錢比較多的人以及領導職業的人比較有地位。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男性比較容易成為主管或官員、賺比較多錢、得到比較大的社會影響力,則這個社會不平等。這與男女機會是否均等、有沒有直接歧視無關,也不能用男女先天差異來開脫,因為這個差異只在這樣的社會結構下才會存在。

也就是說,所謂「相同起跑點的真平等」並不存在,因為跑道有無限多種,有的跑道男性比較容易先跑完,有的跑道女性比較容易先跑完。我們只能由結果來判斷,當男女同時抵達終點時,那個跑道才是平等的賽道。

潛在擴充內容:

  • 上述論證對於其他差異也成立,例如所謂不同族裔的先天運動能力和智商、不同家庭背景者的學業成就、以及所謂「天生較聰明認真」的人。
  • 要用哪些東西當作衡量平等的指標?如果社會不在意誰是主管,是否就能允許主管全是男的?還是一定要讓主管男女各半?男女使用「家豪」和「淑芬」當名字的頻率不同,是否也是平等問題?真的可能所有的指標都達到平等嗎?
  • 效益和平等的取捨?如果能讓男女平等的環境會讓人們變得不快樂、生產力下降、壽命減短?
  • 有些人說假平等是「打壓男性」,在此論述下如何解讀和回應?
  • 「機會均等」也可以定義成結果一樣,則真平等和假平等是一樣的。
  • 「動機」也是一個性狀,不能用「機會相同、動機不同」當作成就差異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