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藝術品比較值得我們欣賞?(原文無法編輯)


(邢懷安) #1

介紹

投入藝術與審美,是人類歷史重要的一部分。新的作品陸續出現在美術館、電影院、舞廳,甚至網路等各種地方。有這麼多東西可以看跟聽,我們終究須有所揀選。就像跟朋友相約看電影,雖然目前院線有好幾部都想看,但你們可能還是會先到網路上搜尋影評,挑個大部分的人都說好看的片子。至於其他電影就留待下次,或甚至不會去看。

對各類型的藝術,我們都常仰賴評論、獎項或其他指引告訴我們哪些作品比較好,從而做出選擇。不過,這些作品好在哪,而值得我們優先欣賞?

審美價值的討論可以給我們一些線索:其他條件不變,一件作品的審美價值越高,我們就越有理由花時間欣賞它。而審美價值也決定藝術的評價,具有更高審美價值的作品,應得到更好的評價,也越值得展出、獲獎等。此外,若能透過審美價值分析作品的優劣,亦可提供創作者進展的方向。

那是什麼因素決定作品的審美價值?審美價值如何提供我們投入審美活動的理由?在這篇文章,我會介紹兩種審美價值的理論:審美享樂主義(aesthetic hedonism)和審美成就主義(aesthetic achievementism),並說明其如何回應上述問題。在指出兩者各自的缺點後,我會提出自己的想法供讀者參考。

審美享樂主義

當我們聽到一張好聽的專輯,看到一幅好看的畫,我們會「感覺很好」。審美和享樂被連結在一起並不令人意外。我們之所以進行審美活動,常因為審美帶來愉悅感。

審美享樂主義認為藝術的審美價值主要在於提供我們審美愉悅 —— 亦即,審美價值是一種特殊的享樂價值。根據審美享樂主義,一件作品如果帶給我們越多享樂經驗,審美價值便越高。1

審美享樂主義以觀者的經驗定義審美價值。然而,每個人有不同的品味。欣賞同一件作品,有人可能感覺很好,有人可能覺得很爛。那麼,如何判斷誰才是對的?

面對品味的問題,審美享樂主義者可以採取一種相對主義的看法,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所以無法定論審美價值。然而,這顯然無法讓人滿意。如果有人很喜歡白冰冰拍的高雄宣傳影片,認為那是影史上的偉大作品,相信沒什麼人會同意這是對的。審美標準確實有相對性,但不至於全無跨越主體皆然的判准。

另一種較為可行的說法是,一個人具有越好的審美能力,他對某件作品的反應便越可以呈顯其真實的審美價值。我們可以把這想成一種「標準化」過的審美享樂主義。

不過,此說法仍有尚未釐清之處。首先,要怎麼衡量審美能力的高下?如果審美能力的判斷也是相對的,即使有標準化,審美享樂主義無法告訴我們什麼樣的人能更好地審美,便只是把審美價值的問題轉為審美能力的問題,而未能提供更多洞見。

此外,還有其他無涉標準化但關於享樂主義本身的問題:我們之所以有動機從事審美活動,有時並非因其可以帶來享樂經驗。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不是因為動輒七八分鐘以上的長鏡頭可以帶來愉悅感,而買票進電影院看蔡明亮的電影。在美術館觀展時,我們也並不總是抱持著某個作品可以帶來愉悅感的期待所以佇足。許多審美活動提供的不太像是享樂的感受,而比較接近平靜的沉思過程等其他體驗。

不過,審美享樂主義者可能反駁,會追求這些體驗,也是因為我們可以從中得到某種享樂經驗。然而,這會再度落入標準化的困境:那要怎麼設下客觀標準,衡量某人對此審美活動的反應?這一樣會變成審美能力判准的問題,而讓審美享樂主義失去以「享樂」概念解釋審美價值的原意。2

審美成就主義

如果不訴諸享樂,還有什麼可能解釋?會想投入某件事,常源自這麼做會是我們的成就,審美亦應如是。

哲學家羅佩(Dominic Lopes)即認為作品若具有審美價值,相關的審美活動便是一種成就。所以,審美價值提供我們欣賞作品的理由。於此,成就指的是出於自己的能力成功做了某件事。稱此為審美成就主義。3

欣賞藝術品主要是為了獲得審美經驗。一件作品若有審美價值,理當讓我們獲得豐富、細膩的審美經驗。根據審美成就主義,靠自己的能力欣賞越有審美價值的作品,而經驗到更細緻的美感,便是一種更高的成就。

審美成就主義比審美享樂主義好,它可以解釋為何提供沉思體驗的作品也有審美價值:透過作品進行沉思也是一種審美成就。重點是,審美活動的目的不只獲得享樂經驗。

不過,審美成就主義仍遇到難題。首先,它也依賴審美能力解釋審美價值:有能力判斷一件作品有價值,才會決定欣賞這件作品。然而,要怎麼評量審美能力?

再者,即使主要不是出於自身能力,而成功從某個作品得到很好的審美經驗,它也值得我們欣賞。於此,成就與成功概念上的不同須要釐清。

成功做到某件事,代表這麼做實現該活動應有的目的。例如,射中準心是射箭應有的目的,所以射中的地方越接近準心,射箭的活動就越成功。不過,一個成功的活動要成為一種成就,必須出於主體自己的能力。如果本來射出去是歪的,一陣強風吹來讓箭擊中準心,那麼這次射擊雖然成功,卻不是一種成就。由此可見為何審美成就主義覺得成就比成功更好,而傾向以成就解釋審美價值。

不過,如果你在美術館看一幅畫,原本不曉得要注意哪些細節,因著導覽的說明而發現怎麼去欣賞,你的審美活動是成功的,那幅畫也確實值得去看。成功審美看來比審美成就更好地解釋審美價值。

實際上,許多審美活動在旁人或其他資源的引導下才得以發生。我們常透過導覽或藝術評論等媒介,才瞭解如何從一件作品獲得原先無法察覺的美感。審美成就主義給我們一種由專家鑑賞有價值作品的審美圖像。然而,這不貼合我們的審美實作。

審美沒有絕對的專家。然而,每個人都可能看到作品的不同面向,而有各自的專業。透過互相交流,我們啟發彼此,共同創造成功的審美經驗。

小結

具有審美價值的作品,值得我們欣賞。審美價值之所以提供審美的理由,是因為我們可以從跟作品互動的過程中,成功得到卓越的審美經驗。換言之,有價值的作品讓我們有卓越的審美體驗。我把這個想法稱為審美價值的「卓越理論」,提供給讀者參考。4

根據卓越理論,品味的不同,決定的是觀者可以從作品得到怎麼樣的審美經驗。審美價值是多元的,不同性質的審美經驗具有不同的價值。能感受到作品的深度、張力、幽默、精煉等不同面向,各有其卓越之處。重點是我們如何進行審美溝通,讓其他人也感覺到這樣的價值。

雖然不同性質有不同審美價值,我們能在同樣或類似的面向上去做比較。如果作品在某個向度,可以提供我們更卓越的審美經驗,便有更高的價值。

而作品整體審美價值的判斷,總是多個面向比較下的結果,也不一定能分出絕對的優劣。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我們能從一個作品得到卓越的審美體驗,無論那是怎麼樣的(或許言語難以描述),它必然有其價值,而值得我們去欣賞。

Notes

  1. 在哲學美學史上,審美享樂主義一直是主流的審美價值理論。關於審美享樂主義的回顧和評論,詳見 Servaas Van der Berg (2020)。
  2. 我認為審美享樂主義因為預設審美經驗來自享樂經驗,所以碰到這些困難。在之前的文章,我說明過此預設的一些問題。
  3. 詳見 Lopes (2018)。
  4. 哲學家 James Grant 曾提出藝術價值的卓越理論(excellence theory)。他的理論啟發我的想法,不過藝術價值不同於審美價值,且我們對卓越的理解亦有差異。Grant (2019) 提到的卓越,是指作者具有傑出的審美知覺或創作技術等能力;我在想的卓越,則關於作品如何實現特定的審美功能,例如提供崇高的審美經驗等。

References

  1. Van der Berg, Servaas. 2020. Aesthetic hedonism and its critics. Philosophy Compass , 15.1: e12645.
  2. Lopes, Dominic McIver. 2018. Being for beauty: Aesthetic agency and value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 Grant, James. 2019. Art and achievement. Philosophical Studies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