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是左翼還是右翼?

相信很多人會不假思索就回答:“這還用問?納粹當然是右翼!” 但是中國政治學者劉軍寧卻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納粹是左翼。

首先,納粹德文的全名是「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名字妥妥的左翼,然後他列舉希特勒種種限制人身自由、消滅資產階級權貴以實現資本國有化的舉措。劉軍寧說道:對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的態度,是區分左右的根本尺度,所以希特勒更像斯大林而不是丘吉爾。

但我認為劉軍寧用這三個類別作區分不夠全面。比如說,我們同意反墮胎支持死刑是右翼,支持墮胎反死刑是左翼。但是反墮胎立場在生命權, 而支持墮胎立場卻在自由權。生命與自由要如何取捨?顯然,右翼所追求的是只是秩序下的自由,而非完全的自由。在自由權這一塊右翼不如左翼徹底。

我認為左右的根本分歧在其背後的世界觀,也就是你如何看待世界的走向。左翼是的世界觀是「構造式」,而右翼的世界觀是「擴展式」

所謂「構造式」,就是你相信以人的智慧有能力改造或創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某個人想到了一個好點子,一拍大腿 “好,咱們就這麼幹吧”, 帶領一群信徒發起革命,所以左翼往往出現很多社會大師、偉大領袖、理論家。這些人熱衷於做社會實驗、出書寫文章,認為自己負有歷史使命去教化其他人要怎麼做人。

而所謂「擴展式」,就是你不相信人有多厲害,以一個人的智慧根本無法看透全局,所以右翼首先否決社會實驗。在右翼眼中,社會的走向取決於每一個渺小的個人的經驗所積累的成果,再長成參天大樹。歷經數代人集合起來的智慧,一定是比這代人或是某個人想出來的點子更好。右翼不是拒絕變革,而是“進步”不能與歷史割裂,突發奇想的點子後果往往是災難。

因此相比左翼,右翼更少出現社會理論家或是偉大導師。因為許多觀念是與生俱來,自然而然的事。比如說,「你怎麼打我,我就怎麼打回你」、「沒問過我你不能拿我的東西」,這是三歲小孩子不需別人教都懂的。

再回頭去看左右翼的分歧,我們就一目了然。每一個小孩都要有爸爸媽媽,所以右翼反對同性婚姻,但左翼卻認為小孩可以沒有爸爸媽媽。右翼認為人有自由支配勞動所得,他沒有義務跟其他人分享財富,但左翼卻認為必須財富再分配以實現社會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