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為何受人抨擊?


(林英杰) #1

在聽廣播談到整形的話題,我偶發想到為什麼整形會給人的印象如此糟?
初步想到對「整形」有糟糕印象的理由有以下幾點:

  1. 覺得整型很假,我們才不愛外表美美的人呢? (所以水果日報的今日我最美都是照辛酸的WW)

  2. 隨著第一點而來,說整形者假,是因為整形者只追求表面的美麗,這個面相有點像「文青」含有貶意,原因是他們追求外型和表面的虛假,而不是真正充實內在美。整形所凸顯的是重視「外表」的喬裝。但同樣是瘦身或者化妝,作為一種「外在形象」的喬裝,卻比「整形」來得不受人排斥。(但大家或許會對過度化妝有很糟的評價,但還是有人會說適度的化妝是一種禮貌)

  3. 最常被抨擊的對象都是「有名的明星」,對那些因為美貌而支持的人們來說,有受騙的感覺。

這只是我簡單的幾個構想,想與大家討論,歡迎大家提出意見一起分享。


(朱家安) #2

要知道一般人怎麼想,可能要做一下調查。

我目前能想到反對整型的理由是:

  • 整型通常無助於身體健康,除了變漂亮之外別無好處,考慮到這一點,整型風氣似乎變成是鼓勵沒有附加價值的競爭。

  • 整型很貴,若社會氛圍讓整型的人獲得好處,可能加劇貧富對比的不正義。


(劉仲書) #3

長相傳承自爸媽,用整形改變長相,等於否定爸媽,是不孝。


(朱家安) #4

Scott Adams這篇文章討論長得漂亮比較好還是長得聰明。裡面有一些論點滿有趣的,例如:社會上大多數的設施都是為智商中等的人設計的,因為這類人最多,所以在使用這些東西的時候,多出來的聰明才智沒有什麼用,然而,多出來的漂亮,在人際互動的大多數地方,都能帶來好處。
http://blog.dilbert.com/post/110256129671/is-it-better-to-be-smart-or-beautiful


(林英杰) #5

這個看法我有想過,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而他跟其他對「外在形象」的喬裝不同,因為它基本上是永久改變,感謝你的分享。


(林英杰) #6

//整型很貴,若社會氛圍讓整型的人獲得好處,可能加劇貧富對比的不正義。//
感謝你的回覆,我再找找相關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的相關資訊。


(V Bucharest) #8

因為整形是假的,是欺騙,是詐欺。胸前兩球裡面不是肉,是矽膠,是人造物。

對於天生就長得漂亮的人來說 : 是僭越。是作弊。是花錢打通關進了很難考的大學。(即使天生漂亮也並不是努力而成)

假的東西就是讓人感覺不舒服,廉價,低俗。像是假花,植物性奶油,人造皮夾克。再怎麼精緻就是不上檔次。

整形總是要有個模仿的對象(我要劉德華的鼻子我要金城武的額頭我要伊娃葛林的眼角)。所以是山寨,沒創意。代工產品,成衣一樣的東西。漂亮的東西最好是高級訂製服,設計師(造物者 !?)量身打造的。

長的漂亮像是中了基因樂透,也沒努力到,就是運氣好。

整型反而才是種努力,想想努力工作賺來的錢,手術過程所需要耐受的痛楚,術後恢復保養呵護的耐心,都是努力。

你以為社會應該要尊敬願意努力的人。

也許跟基因改造食物一樣,不知道到底壞在哪,但聽到就覺得不舒服,覺得是背叛,是自以為是,是違反自然,覺得噁心,覺得恐怖。

又或者整型把特權(漂亮)變的普世化(認真存一百萬你也可以變成全智賢)。就如同告訴封建社會的農民 : 即使是身為農民,只要努力念書有朝一日也可以當國王,他們或許也會像第一次聽說上帝已死的人那樣感到整個系統即將敗壞而恐懼反抗吧。


(朱家安) #9

我轉貼這個主題到臉書,蒐集了一些意見(括弧裡是我的comment):

  • 想要洗基因的權貴人家會很不爽。(我覺得可以當有趣的梗來用,記得之前有看到一篇文章,丈夫告妻子,因為妻子先前整型,才和他認識,結果生出來小孩不好看)

  • 我覺得大家討厭整形的態度跟討厭考試作弊是一樣的,畢竟雖然學習考試的天賦人人不一樣,但是大部分人都會認同作弊是不對的,要靠自己努力讀書來提高分數。有一種情況是一個人外貌的缺陷已經造成了他生活/人際的極大障礙,這種時候應該旁人就會覺得能靠整形改善是他為自己爭取平等的方式。如果說,一整個班級的人都在作弊,此時剩下來的不作弊的人應該怎麼辦,該不該跟著作弊,我覺得這是未來整形美容成為主流之後的問題

  • 容貌是天生的,若反整形,是否應該也要求考試是考天才,不該溫習和補習?

  • 愈有錢的人也愈有資源好好溫習和補習,將擴大知識方面的社會不公義啊

  • 整型涵蓋的差距這麼大,以英美分析哲學的小心謹慎,大概會先質疑:這麼多種整型,可以一概而論嗎?哪些整型會有人反對,哪些可以接受,容易畫出界限嗎?是否可能有一套反對或討厭整型的理由,可以適用於不同程度的整型?要問「整型何以受人抨擊」之前,至少需要先釐清:哪種整型?

  • 整形不像追求知識,追求外貌的美對社會並沒有實質貢獻,只對當事人帶來好處(跟一些人覺得賞心悅目?)不好看的基因還是會被遺傳下去,甚至像上述有人說到,若考量到遺傳難以由外表挑選配偶,導致一般人排斥?

  • 多數人整形是為了讓自己接近主流審美觀吧?當審美觀變狹隘會導致不符合主流審美觀的人在社會上的生存變更辛苦,且理想的審美概念是各種特色的美都應受到欣賞(當然理想歸理想)否則人會失去自我特色、每個人長得越來越相似⋯

以前修神經倫理學(Neuroethics),有哲學家討論道德上允許人類身體的enhancement做到什麼程度,例如運動員在訓練時增強體力的藥物,以及學生增強記憶力的藥物等等。其中好像也有討論到貧富權力的問題。


(劉小豬) #10

順著林英杰的「修復義」與「美容義」之區別,接著談整型的問題應該放在美容義。不過我發現,即使縮限在美容義,不同程度的整型,還是引起不同程度的反感。【註:有人認為整型是個人自由,他人無權批評。這固然沒錯,但我比較有興趣的,就是針對那些產生反感的人,試圖理解其可能的想法。至於他們這樣的態度是否應該,暫時不談。】

美容整型之所以引起某些人反感,還是要回到整型「本身」來解釋。網友提到,美容整型造成了近乎「欺騙」或「作弊」,這一點值得再深入去談。OK,那麼整型造了什麼,以致於讓人覺得被騙?我想,與其說是「騙」,不如說是整型造成了原貌的「重大改變」,使得熟知原貌的人感到前後差距太大,乃至於無法接受這是同一個人。分成 A、B 兩點來說。

(A)重大改變,與原貌的差距太大:程度較輕的美容整型,讓人不覺得改變太劇烈,就比較不會覺得受騙及反感。若改變劇烈,則知道原貌的人會產生較大的反感,會覺得「好假喔」。就好像化妝及 PHOTO 修圖,如果「化腐朽為神奇」,往往也使得知道原貌的人產生反感(對化妝及 PHOTO 修圖的反感又不同於整型,因為前二者不造成永久性的改變)。我想,反感或受騙感的「物質基礎」,就在於容貌的劇烈改變,整型前後的差距太大。

(B)承 A,整型前後的差距太大,為什麼讓人反感?我想,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無法接受這是同一個人。西哲有 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我們在 identify 一個人的時候,「外貌的連貫性」是個重要的依據,我們常把外貌結合彼此互動的各種印象,作為我們認明一個人的指標。如果一個人的外貌因為整型而有了劇烈改變,我們會產生前後不連貫的感覺,失去了認明此人的指標,所以一時無法接受這是同一個人,我無法「自然地」把這個外貌連結到過去所熟悉的那個人、那些歲月所累積的互動與回憶。這似乎就是某些人(尤其知道原貌的人)覺得反感的原因。人們通常假定(assume),自然現象有前後相續的一貫性(Hume 說的),外貌作為一種自然現象亦然。外貌因為整型而產生劇烈改變,之所以使人感覺 personal identity 被打亂,就是因為失去人所假定的一貫相續性。無論整型者是由醜變美、由美變醜、甚至老實承認「我動了整型手術」,這種失去一貫相續、無法接受是同一個人的感覺,還是會發生。

以上,試圖說明整型「本身」引起反感的「原因」(cause)。但我並不認為這可以是反對整型的「理由」(reason)。原因不同於理由,此處不贅述。

===================================================

其它網友還提了一些反對整型的理由,譬如:加劇貧富對比的不正義、審美觀狹隘化、健康疑慮、損毀身體有違孝道……,似不容易成立。
(一)貧富差距擴大、審美觀狹隘,這些都由多種因素共同造成,整型未必是關鍵因素。
(二)健康疑慮、損毀身體有違孝道:萬一醫美技術進步,使得整型的健康疑慮大降,這個反對理由就被削弱了。
(三)整型改變了父母所給的傳承:父母的傳承有很多種喔(生理的,社經地位,習俗,信仰…),子女都不能加以改變嗎?孝道所重視的是子女對父母的「感念」,感念父母並非不可以改變父母所傳給子女的東西。


(賴天恆) #11

算是有點岔題,但不知道有沒有美學專長的人,可以順勢介紹「隨附」(supervenience)?舉例來說,在道德上有些人主張道德性質隨附於物理性質:任意兩行為,如果物理性質相同就具有相同的道德性質。
或許有人接受,有人反對美隨附於物理性質,而整形似乎是一個有趣的案例:假設一個人是天然長相如此,另一個人整形整得跟前一個人一模一樣,在美感上有任何差異嗎?


(kaifrankwind) #12

對我來說,看起來一模一樣那就是一樣美。若有人要說不一樣美,那就只是對美的定義不同,而我跟那種人之間並沒有實質的想法衝突。我甚至覺得對那些人追問下去的話(「兩張臉看起來一樣啊!」),他們大概會講出「看起來都美,但整型的那位心較不美」類似這樣意思的話。而我就算不想太快支持那樣的看法,但也確實會意識到自己有一樣的直覺,所以我會認為我跟他們心裡想的其實相去不遠。


(林英杰) #13

感謝各位的回覆,如此看來,這個論題所探討的面相其實也很廣大,待我整理與疏離後,在與大家分享,將以草稿的形式發表在烙哲學專區。


(May Kuo) #14

因為不公平競爭,本來美是社會稀少資源,所以取得的人可以得到較好待遇,人工取得後,減少稀少感,原本的天然美人待遇降低,提供讚賞的大眾感到欺騙,因為讚賞的價值降低 (只有第ㄧ名可以拿到獎品,所以這個獎品是第ㄧ名的對等物),對美的整體價值感降低,所以除了整型的人開心,其他人都不開心,整體利益是下降的,所以整型不能成為稱許的行為,因為破壞既得利益者


#15

有些人在小時候與長大後的外貌也會有重大劇烈的改變,同樣失去了外貌的連貫性,可是對此反感的人好像並不多,大部分人對於這個人那些歲月所累積的互動與回憶依然感到很自然


(欽慕) #16

整形對某些人來說是虛假外貌

但好看的外貌對 相對讓其他人接受度大增(整形後 其他人就更能接受整形者的外觀)

對自信心增加也就相對討好別人,但和某人結婚後 生下小孩又是否要接受整形這種事呢?

至於抨不抨擊 對我個人是不太善於講別人外觀,至少他還是人模人樣 :sweat_smile:


(Chen Shih Long) #17

1整形絕大多數不是整成平均水準的外在美,而是整成超越平均水準的外在美,而優越的外表具有一定社會性的優勢,加上人類無法天生自然地去辨識外貌是否為天然形成的能力,因此整形可以被視為一種意圖不明的欺詐行為.
2整形只要有錢就可以,社會如果不貶低整形而是鼓勵整形,是否會加深因財富差距而造成的不平等?
3人類很多優勢都要靠後天努力去贏取,有付出就有所得被視作一種美德,整形除了金錢不需要付出努力,至少不是社會認可的努力,因此整形就被視作不勞而獲.


(宋皇佑) #18
  1. 如果藝術限於人為創作,天然的不算藝術,那麼,抨擊整形而崇尚先天長相的文化,能否與崇尚藝術、鼓勵創作的人文精神相符?
  2. 出門前化妝,有時被視為應有的禮貌。整形可否算是一勞永逸的化妝(比較徹底的粉底)?
  3. Rawls認為天賦上的不平等是個政府應予調整的不平等現象。整形既然有助於先天長相弱勢者提升其勢力,依Rawls正義論思維,我們似乎不僅不應予以抨擊,反而應爭取納入健保給付才是?
  4. 結婚若不生子,配偶的美究竟是整形而來,抑或是天生麗質,其實無關緊要。由於結婚之目的與價值並不在於傳宗接代(此乃支持同性婚的一個有力理由),所以,為求好姻緣而整形者,尚非詐欺,不應受到抨擊或非難。

(刺傷) #19

我認為只是簡單的「受欺騙」的嫌惡感。
人通常會對「受欺騙」這件事感到反感,被欺騙意味著自己失去掌控權,而這種失去長控(與預測能力)的感覺會讓人產生焦慮,而焦慮帶來的自衛型反應就可能出現攻擊行為(以及合理化自己攻擊行為的防護性藉口,例如指責整型「不自然」)。
再來我推測,基因傳續上應該也佔有一席之地。若與對方生下的孩子不符合自己平常的印象,首先還是被欺騙感,再來應該是基因優化焦慮。(但有沒有這種焦慮很難說,至少我個人是不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又醜又缺陷,這對剛出世的生命太殘忍,而且我也不會想養他)
當然如果整型已經成為某種人類必經的過程,或許未來我們對另一半的期許確實會剩下談吐喜好,而外表「有如浮雲、都能改變」,也有文章的論點提過「某些長相特別令人信賴/特別令人起疑」,而那篇文章的結尾是說「或許未來整型會蔚為風潮?」,「整型受人抨擊」這件事可能在未來會成為歷史。


(Liyu Chen) #20

經濟學角度,說得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