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玩用語sjw done


(香腸伯) #1

更新一下內文,可能不會改了。

PS 請問一下怎麼註解? 有置頂文可看麼。

當然這是一張惡搞假圖,把通往地獄的路是由善意所鋪蓋,改成有SJW所鋪蓋。老外電玩玩家很喜歡用SJW這詞,首先必須說這詞可能相當冒犯女權、LGBT等人士。(而且還用林肯代言lol)

社會正義戰士

這是一篇關於老外電玩用語的解釋與感想,嘗試寫出來分享給電玩玩家們。「社會正義戰士」(SJW,Social Justice Warrior) 是電玩玩家們用來嘲諷以反「歧視」人士用語,通常SJW所指會是女權人士、LGBT族群等。姑且將實例名字隱去,方便讀者們了解此一現象。有一款以嘲諷出名的遊戲公司,出了一款角色扮演遊戲。這遊戲中的一個小角落,有一段吟唱詩人的墓碑誌。”此人在一夜情後,發現床邊是個基佬,因此跳崖自殺”。此事遭到抗議,遊戲公司把此段內容整段刪除,而遭到玩家嘲諷又是一件SJW戰績結束。過了不久,該公司又遭到抗議,強調角色創立主人公時候,只有男性和女性可以選是不對的,必須要有LGBT可選。此事使得玩家們大為火光,強調吟唱詩人事件可以忍,這已經是忍無可忍了。此事最後在玩家抗議中,沒有下落了。旁人的角度而言,這確實很好笑。但就遊戲公司和玩家來說,不勝其擾。明顯的,如何看待電玩「歧視」是其中的關鍵。

「歧視」

電玩的「歧視」範圍,從上面的例子而言,似乎是有一種共識。

不對現實社會族群有價值判斷。

這共識的另一面在說,不要對電玩玩家族群有價值判斷的干涉。大多數的電玩玩家可以容忍,嘲諷LGBT族群的言論被刪除,但不能忍受肯定LGBT價值的選項出現在遊戲世界,即使只是一個創角的選項。所能設想的理由是,電玩領域在一定程度上,能重現「不妨礙他人自由」的原則。電玩科技的普及,MOD(玩家客製化自己遊戲的技術)的出現,可以滿足電玩玩家與SJW的需求。電玩玩家可以使用MOD,重現吟唱詩人的墓誌在他個人的遊戲檔案。玩家會認為SJW為何不自己做MOD,這樣就可以創角的時候,有LGBT的角色可選。這有點類似美軍對待LGBT族群「不問不說」態度,我不去惹你,你也不要來煩我。

SJW與正義魔人

「正義魔人」我們常見的流行詞彙,但基本上這詞使用上和SJW立場相當不同。舉電玩圈的例子,或許會更加明白。通常電玩是會依照社會價值規範的,比如玩家現在是無法在RPG遊戲中"殺小孩"。通常支持遊戲公司應該像以前一樣,可以在"殺小孩"的玩家,會批評反對者是「正義魔人」。「正義魔人」通常是嘲諷傳統社會價值的極端支持者,但「極端」是相當主觀的,就像堅持可在遊戲中「殺小孩」的玩家,認為反對者是「正義魔人」。不過,希望從這例子能讓讀者們了解SJW與「正義魔人」的區別。

SJW與女權、LGBT人士

身為一個電玩宅,首先必須表示這詞基本上是對極端支持女權與LGBT等人士的嘲諷。雖然「極端」這個詞彙是因人而異的,並且電玩宅與SJW人士皆有。比如網紅"憤怒電玩宅(AVGN)"談新魔鬼剋星被批評為「歧視」女性,The Mary Sue 的女性主義部落主聲稱遭到死亡威脅。現代網路科技的興起,使得「不問不說」的可能性越加困難,即使是電玩圈也不例外。所幸電玩圈相對於現實社會而言,是相當和平的。一個好的電玩宅,基本上是人畜無害的。AVGN頂多youtube多幾個負評,Mary Sue至今也人身平安。這是個好現象,這使得電玩文化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最後,我們似乎仍並不是很能夠由SJW談所謂「歧視」。至少在電玩圈內所謂使「使得弱勢的族群更加弱勢」的「歧視」,這對電玩玩家而言似乎很SJW(?)。若是如此「南方公園」及其遊戲,對各種族群的全地圖嘲諷算不算是「歧視」呢。“地獄的路是由善意所鋪蓋”,常見報章雜誌等對社會改革人士的批評。然僅就電玩圈而言,雖然我也愛用SJW這詞笑人,但其實我只是希望所買的下一款18x的遊戲,不要再被SJW們人士給砍內容了。


(洪偉) #2

這題目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