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兔子的二創問題


(洪偉) #1

是說,有人想要來評論一下卡赫娜拉的二創時事嗎?


(刺傷) #2

有看到兔女郎二創,覺得很可愛,但沒想到有問題。

大略感覺是:原作(可愛療癒)、二創(兔女郎─性感),二創不符合原作氛圍,於是官方題出警告。
第一想法是:官方度量蠻小的。

當然,版權者有絕對的權利,關於遏止他人不當使用與再製。問題是二創者給我的感覺並不是意圖色情化該貼圖,更甚二創者縱使描繪了R18的圖片,也不代表原作=色情。
原作會等於色情的情況,應該是基於觀看後渲染此印象的「觀眾」硬要強加此等標籤在原作上。這是擴大解釋,並且真切的傷害了原作。
況且色情是否確切的是負面意涵,我覺得實際上也是否定的。色情之所以負面,並非色情本身,而是那些打著「只要是色情標籤,就等於我可以對該物進行公開意淫,並且對方沒有拒絕的權利」態度的「觀眾」。
老實說,只要這類不減點的觀眾不存在,二創照理來說不會有事才是。但整件事的處理卻好像是因為有二創→這些人必然出現→二創者是惡意(所以收到警告)。我覺得這對二創是很不公平的。

我認為每個人應該都擁有自由詮釋的權利。諸如一個蘋果看起來是好吃難吃或色情,並且如此演繹的權利。
同時這份自由並不代表原作(蘋果)實際上究竟是好吃難吃或色情,蘋果怎樣蘋果自己知道,而且蘋果擁有絕對的主張權,不應該被二度詮釋者奪去主位。

況且這次二創的立場我覺得也有些模糊。他確實放了比對圖,傳達出他的擬人源自於此。但難道他畫的兔女郎不是自身能力心血?這就像是看了某本書,寫了第二本類似的書(並且附上原作)。如果這種自由被禁止,我認為人類要在文化上達到創新跟傳播都將變得困難。

我不否認原作應該要擁有這份權利(禁止他人改變原作意圖以及禁止他人二度創作)。在當二創是刻意毀壞原作名聲、或是造成原作人身安全上的危險的時候。
但有時候造成危險的並非二創者,而是觀看二創之後,搞不清楚原作跟二創,並將對二創者的期待擴大到原作身上的「觀眾」。

我認為二創是人類文化資產上很重要的技能。正是因為再度思考、創作,文化瀰因才得以不斷改製、傳播,進而改變人類社會。當然今天的原作可能不具有生存等級上的意涵,對於這類原作者獨有的生財工具,民眾理應尊重,但不代表二創就是純然邪惡(只在二創在明顯二創的前提下隱藏了原作的地位,並謊稱自己是原創的情況),民眾還是能夠自由辨別自己要支持什麼。這理應是一種良性競爭,應該存在。
有時候原作對於二創敏感,除了「社會不尊重原作價值,甚至拿二創來貶低原作」,更大情況是原作對於自身獨特性的不信任。無法藉由他者的二創擴充原作的價值,也不願意想像同物擁有不同可能的權利。更甚原作是某種偶然下的產物,原作者沒有能力再創造新的「奇蹟」。

二創的灰色地帶,我覺得並不是二創本身。而是二創是否涉及欺騙(忽略原作)。至於二創能凌駕於原作之上的情況,我覺得──通常是少數(而且能有這樣能力的人不必委身於二創)。原作者甚至不能算是被二創者剝奪了權益,應該要算是原作者能夠見證原作的新可能性,反而獲得了利益才是。

忘了考慮OOC問題,不過我覺得這次事件也還不算角色崩壞……如果是超性感的兔子那就可能有嫌疑,但單純穿兔女郎裝跟性感/色情真的有必然關連嗎?縱使兔女郎裝確實想要傳達某種性感意味,也不代表兔女郎裝永遠都能傳達出那種感受吧。


#3

有看到一篇引起很大迴響的文章,也許板上的法律人會有興趣一寫?


(Jhihcheng Su) #4

說實話二創一直以來都在法律的邊緣處,對於二創要抓或者不抓一直以來都是版權方的自由心證。

比如你可以畫《精靈寶可夢》當中噴火龍跟快龍修幹的本,老任不會抓你,
但有人做《銀河戰士2》的同人遊戲,老任就寄律師函出去了。
(如果你問我漆黑的魅影或者網路上一堆瑪莉歐的FLASH怎麼沒有被抓,我只能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舉個例子。)

樓上有人提二創的價值,他當然有價值,但原作方還是可以有他的底線存在,比如有些原作的底線是18+禁止(比如高捷少女還有NEW HORIZON當中的英文老師),會有這種顧慮就代表 不希望這個作品與18+扯上邊 。所以粉紅兔 不希望與大麻還有微色情扯上邊 也是可以理解的。

做二創永遠都要記得,版權在創作公司的手上,智慧財產權有他出現的意義,如果沒有智慧財產權,創作人的處景會更為悲慘,如果要講完全的創作自由至少等他版權過了再說。

第一次發文就給這個問題了,如果觀點有所不全請多多包涵。


(王躍達) #5

卡拉赫娜的兔子二創問題,其實暴露台灣社會─特別是文創產業的一些思考相對盲點。不過要談這件事情之前,我必須要簡短的針對這次事件官方的回應以及事實部分的法條來加以解釋。
基本上,如果完全不營利只有自己愉快的畫圖或練習寫作,雖然有侵權的法律事實,但是必須版權源舉證並控訴才能成案。另外,即使是原廠願意花時間動用律師團控訴,也必須面對法官衡量的另一要素:「合理使用」。合理使用源自美國法條,台灣也有相對應的近似法律存在;在非營利、教學、評論、研究等面向上,不但能夠使用版權原的產物,也能夠一定程度上剪輯重編(改作),做為己用。
而另一個也與版權有關的特殊要點,是「權利耗盡原則」。如果該產物是商品,且商品賣出後持有這要進行改修、重新再次販售,因為原始版權或專利持有者已經獲得營利,故失去對商品的伸張許可。而購買後的物件─特別是軟體─除非特殊的經過破解、逆向工程並進而散布損及原始創造人的權利,才會觸及版權相關的問題。
截至目前為止,卡拉赫娜的兔子二創問題連營利都稱不上,所以「原廠的關心」某些程度上可以看做智慧財產的一定程度濫用,真要控訴上法院也未必能夠佔有「法院認證」的威脅便宜。
但是同人誌卻不同。同人誌因為有交易行為,而且非原創誌多為改作,牽涉R18或者人物破壞等特性,其實基本上毫無疑問的是觸法範疇。然而,日系ACG圈的企業普遍因為將諸多成本外部化:人才培育需求、商品水溫與風向評估、甚至是能成為相對免費的廣告拉抬而在一定程度上產生讓步,因而使得該區域成為「灰色地帶」─實質上,這並不是灰色,而是絕對犯法的領域。
當然,重複一次避免大家過度解釋:原創誌與印刷後免費贈送者,或者是取得原廠授權,繳交授權費的合法授權二創作品則不再此列。
另一個特殊的產業,稱為模型代工或模型製作產業,因為多半需要購買套件,或者取得某些軍事機密無法公開的數據而使用相片還原原始物件等因素,其實本身的版權狀態是牽涉到不同層面而需要思考的。模型代工產業基於必須購買版權源生產的套件,符合「權利耗盡源則」;而軍事模型製作則因為對象物件的特殊屬性與領域差異,其實相互控訴並無必要。
台灣的文創產業對於著作權的極端保守態度其實已經有許多困擾顯現。一間不善常與其他媒介創作者相處的版權源是會用盡手段斬殺,或者是攏入後限制其才華造成環境欠缺磨練機會的。漫畫、小說、動畫、電影、電視劇等多重連動在現今資本競爭的環境中已經成為常態,而這方面的欠缺和創作者不願意處理版權問題的龜縮心態,是我們急於需要思考和行動突破的困境。

說了這麼多,讓我打個廣告(笑):
我就是做這一塊領域而且前往日本取得一日授權(當日販售品為正版)的二創者,也積極地進軍原創的行列。想認識更多企劃,或者查詢教學書,請洽這個連結(按此通往嘖嘖教學書企劃/按此則通往粉絲團)。
如果想了解二創如何被授權扶植成為正版,可搜尋關鍵字:CharaHobby (或稱C3)與Wonder Festival (或稱WS)。


(香腸伯) #6

所我能想到的二創者例子

The killing joker 的小丑形象

彩虹小馬採用二創者腳色

都是正面例子

可能是歐美國家有全球市場,不在意這小錢?

當創作者對利益的掌握度越高,就越能容忍二創者,甚至因此獲利。

Bethesda 是一間RPG遊戲公司,最經典的招式就是將粉絲創作的模組直接轉為下代作品的內容。

曾經有過類似的例子就是中國網站私下的漢化被拿去作為官方中文,因此而有中國漢化粉和Bethesda粉的戰爭。

這似乎是相反的例子,當創作者由二創者獲得利益時,是否應當和二創者取得創作者利益對等?

「沒有二創者的競爭,則市場最終會成為一攤死水」,「但是有二創者會削減創作者的利益」,也許是這兩個命題的在立場上的傾向產生acg的粉絲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