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漢文化之政治思想在現代台灣社會之轉化和應用


(郭柏宏) #1

建議往新保守主義的方向處理並不只是儒家是保守主義的原因,而是有實際需要;

在歐洲美國的民主國家政黨政治大致會發展成下列這樣;(整個結構大略是這樣)

新保守主義必須存在的原因我認為有以下兩點;

1.自由主義的地盤會被保守主義吃掉,原因是自由主義並沒有抗衡社會主義的能力(絕大多數社會主義派別也支持民主法治),而且也沒社會主義來的左,所以被保守派不滿,也被左派排斥,所以就萎縮,而古典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就由新保守主義實施。

2.再者新保守主義的內容;

一,經濟上的自由主義;古典政治經濟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復興和發展,強調個人自由,市場機制,法治等古典自由主義核心內容。代表人物有海耶克,傅利曼等人。
二,政治上的保守主義;傳統保守主義的重申,突破傳統,社會整合,國家權威,以及愛國主義。代表人物有斯克拉頓,莫斯里。考林等人。

經濟自由主義做不到突破傳統,社會整合,國家權威,以及愛國主義這些東西吧。

也許有人會回應這裡是台灣並不是西方國家

我的回應是台灣也是資本主義生產制度的國家,而且也逐漸朝向這方向發展,並沒有例外,就以318社運來說,318社運有以下的訴求;

1.反黑箱;認為服貿的程序有瑕疵,反對只是形式上的民主,要求要有實質的民主
1.1.支派;認為服貿不是自由市場,這票以台大經濟系前系主任鄭秀玲為首。
2.反中國;認為服貿是中國侵略台灣的政策工具,想要維護台灣主體性,因而反對這政策
2.1.支派;認為國民黨是殖民台灣的殖民者,以及反對把台灣當作他們的私人貨品買賣轉讓。
3.反服貿;認為服貿是經濟新自由主義的產物,會加重剝削和異化的問題,因而反對之。
1.就是自由派(古典自由主義),2.就是獨派(民族主義),3.就是左派(社會主義)。後來這三派各自對應時代力量,台聯基進,綠社盟等政黨,這些政黨後來的發展我就不進去談了。

自由主義,社會主義,民族主義是現代資本主義國家必備的東西。

那麼哪個政黨是新保守主義的位置?
一開始最有機會的是國民黨,但國民黨依舊沒有吸收民主法治,個人自由,以及自由市場這些元素,甚至在突破傳統,社會整合這些也做不到。反觀民進黨,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拆除康樂里蓋14,15號公園,廢除公娼,甚至擔任總統後的一連串民營化,私有化,市場化的作法就是採用neoliberalism這經濟政策,再者蔡英文在接任黨主席後但還沒擔任總統前到處演講就說了他要師法梅克爾,柴契爾之類的政治人物,對於他們的政策也多所讚揚,接任總統後一連串政策基本上就是採用neoliberalism這東西,我自己是把民進黨定位為新保守主義政黨,但民進黨有"傳統保守主義的重申,突破傳統,社會整合,國家權威,以及愛國主義"這些東西嗎?好像有但又不明顯,核心價值是忠貞和傳統嗎?也不明確。就算把這問題歸咎於國民黨是殖民統治,所以台灣的傳統要再重新挖掘的理由好了,但不管如何還是要有這些東西才能完整和健全,這部分就是需要新保守主義的理論建構了。

所以漢文化傳統並不是完全沒有位置,還是有,而且需要做轉化

再者,若要建構新保守主義,我認為不妨捨棄儒家不用,儒家有太強烈的單一價值觀,不利於多元價值,再者強調道統,這東西又很容易導致人治的結果。我認為不妨以道家為主,結合自由市場和民主法治之類的東西發展成新保守主義。


我是認為做漢文化思想研究的應該想的是在引進西方生產制度和知識體系時的結構位置和功能,以及在結構之下還缺少那些東西,以及相關的元素該怎麼擺放的問題。


(郭柏宏) #2

還有另外一種做法是對於漢文化思想提出批判,以及那些部分是不合時宜之處,這些部分是需要改進的,就類似於清末民初的全盤西化中的左派(陳獨秀代表的共產主義),自由派(胡適,殷海光代表的自由主義)做的事類似。

這種做法就我隨便舉個例子:(例子不一定適合啦,也不一定是現實政治場域,包含人民的思考問題方式和態度之類的都是)
國民黨和泛國民黨(新黨)還在講道統,這東西除了是文化本質主義,也同時是君權神授,並不適合現代民主社會,親民黨是一人政黨,也不是現代意義下的政黨。

柯文哲是國民黨宣稱的明君聖王,聖賢之治,精英政治,技術官僚執政的形象,但自己的文化做不到,或是根本沒有這種人,或是有這種人出不了頭,但更多情況下根本沒這種人,而由柯文哲幫忙實踐,但柯文哲本身也沒有核心思想(要不然不會亂拆公投盟和八百壯士的帳篷),頂就只是個做的不錯的行政官僚。

這些東西適合現代社會嗎?不是。這東西早該被檢討和淘汰的。

還有其他例子,什麼家天下,差序格局沒有公私領域區分,這問題和民主和啟蒙牴觸啦,沒有結構面思維問題方式啦等等…老梗到不能在老梗的東西,這些拿出來批判也可以,也有實際運用漢文化研究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