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悠瑪事故的責任問題與道德運氣


(陳振豪) #1

台鐵板的責任歸咎

這次普悠瑪出軌事故造成許多人的傷亡,是一件非常令人哀傷的事情,但在錯誤的發生的同時,除了檢察官外,台鐵也在尋找是否有人該負責任。

並且台鐵把責任歸咎在駕駛員沒有報備把ATP(自動防護系統)關閉上,然而經過事後對通話紀錄的調查,在事故發生兩分鐘前駕駛有跟台鐵調度員通報ATP遭到關閉。先不就台鐵是否有說謊這件事情討論,畢竟台鐵可能是指駕駛沒有提早跟調度員通報,而是在事故前兩分鐘才通報。

責任與犯錯

我想主要的問題在於駕駛員以及台鐵、調度員是否有犯錯上,正如黃國昌議員於10/24立法院質詢所指出,在對話紀錄中台鐵當初在事故發生43分鐘時便收到駕駛報備有時後車箱會喪失動力來源,並且作為動力來源的主風泵第四級大保養器材都還沒採購到,並且於斷斷續續失去動力滑行到龜山戰之後繼續行駛,並且購買了卻沒有接上裝置ATP的遠端監控裝置等等。

雖然我是個外行,但看過對話紀錄之後,直覺上台鐵要求一個動力有時會全部失去,甚至需要斷斷續續行駛至的鐵路繼續行駛已經是犯了不停下來查查看犯了甚麼錯誤了,還有主風泵都沒進行大保養則又是未盡力檢查以及未接上端監控ATP是否開啟的裝置的錯誤。雖然存在於行駛守則允許動力斷斷續續的車可以繼續開,從未進行大保養也算是妥當的保養機械,以及遠端監控ATP根本不重要外,我看不出有甚麼是台鐵沒犯錯的可能性,

而台鐵犯的這些錯誤,是間接或直接的造成事故發生的原因。

而當某些人犯了錯誤且這個錯誤造成了嚴重且不好的後果,我們直覺上也會要這個人負責。

因此可見得調度員或者台鐵可能也要負上責任。

道德運氣與責任

可是我認為有爭議的問題在於,駕駛需要負責嗎?後來調查出駕駛有吸毒,以及駕駛是否有獨立停駛列車的職權,以及當下違背調度員判斷停駛列車是否是行駛守則、或是一般駕駛會意識到應該做的選項,等等都會成為駕駛是否要犯錯的考量。但駕駛似乎沒有犯那麼大的錯誤,但駕駛卻似乎比起調度員更可以控制列車是否要停駛,所以駕駛佔據更大的因果成分,卻又不確定其犯錯的程度。這種情況類似乎哲學家在討論的道德運氣的境況

道德運氣的境況

道德運氣的境況是在談一種現象,一些不受我們控制的環境因素所造成我們的行為後果的不同,會影響我們的對於一個人該負甚麼責任與是否該被譴責的道德判斷,稱作道德運氣的境況。在Nagle舉的例子:假設兩位闖紅燈的駕駛在心理他們可控制的層面上都一樣,都是違規紅燈右轉而沒有看右邊的行人道是否有人過馬路,其中一位A駕駛右轉後沒撞到人,另一位駕駛B右轉後撞到一位過馬路的老太太。*

而當中我們對於駕駛B,似乎有著其行為負更多道德責任以及更該被譴責直覺,但是這兩個駕駛他們所能掌控的因素都一樣,老太太會不會過馬路是他們所不能掌控的,但是卻會影響到我們對於他的道德評價。*

也許道德哲學家對於道德運氣使否會實際上影響一個人真真的該負的道德責任,又或者純粹是我們直覺上的小小錯誤,其實受到道德運氣影響的不同案例,如康德所想一般在其可控制因素不變的情形下都不應該對其有不同的道德責任與可譴責程度上的變化。*

對於後果不嚴重,或者行為者犯的錯並不是非常嚴重的錯誤,我們可能產生道德後果並不影響對於兩個狀況作出不同判斷的情況。比如說由於在朋友家洗碗的時候沒有注意,而不小心讓盤子摔破,跟另一個人同樣是在朋友家洗盤子,沒有注意盤子可能滑落摔破的可能性,卻因為朋友家的地毯是毛毯而使盤子滑落時免於摔破。

對於駕駛以及台鐵的責任分析

在這兩種情形中,我們可能就有由於有沒有鋪地毯,不是洗碗的人可以控制的,因此兩個人都該負相同的,僅僅只是沒注意的心理責任而非為後果負責的直覺。

由此來看駕駛有報備給調度員、就黃國昌的質詢中是因為主風泵出了問題所以才把ATP關掉的,就我看對話的內容,似乎是因為主風泵導致ATP跳掉的緣故,當然還有台鐵指出當初時速是140公里,駕駛卻說是82公里等等不確定是哪裡出錯的原因,因為另外也有採訪不具名老司機說就算關閉ATP在正常速度底下也不會翻車(在連結文章最底部的影片)。

所以究竟駕駛要負多少沒注意和後果責任目前尚不清楚,但根據先前確切的ATP監測系統未連結就我看來是犯了明顯的錯誤,因此難免要未造成事故的人命損失等後果負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