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壞人當朋友


(賴天恆) #1

「妳怎麼會跟這種人當朋友?」「他真的是妳朋友?」「妳還是別跟他當朋友吧!」

當人覺得妳交了壞朋友,很可能會有類似的反應。然而,到底為什麼不能跟壞人當朋友?只說「因為他(們)是壞人」似乎過於簡略,什麼都沒有解釋到。或許我們覺得跟誰交朋友是「個人自由」,別人不得過問。然而,但我們也無法排除「不恰當地行使自由」的可能性。所以光是訴諸自由似乎也不夠。

哲學家潔西卡伊賽羅(Jessica M. Isserow)幾週前發表了一篇文章,就討論這個:跟壞人做朋友,在道德上有什麼問題?1

什麼是朋友?什麼是壞人?

伊賽羅的文章並沒有要對這兩個概念給完整定義。相對地,她先給出幾個指標,讓我們能進行有意義的討論。基本上,朋友會互相關心,互相吸引。朋友會想要花時間跟對方相處,會希望有一些共同的經驗。當朋友沒機會做到這些時,多少會有一些遺憾。上述當然不窮盡「友情」,但沒滿足這些條件的人類組合大概很難說是朋友。

至於什麼是壞人?伊賽羅主要關注真的很壞、具有嚴重道德惡習(moral vices)的人,比方說殘忍、冷血的人。這些人對別人受苦無動於衷,甚至會主動造成別人的痛苦。

然而,妳的壞人朋友不見得對妳很壞,反而可能對妳好得很;妳也不是對他的道德惡習全然無知,妳大致上知道,不過他也不是隨時在妳面前做壞事。伊賽羅想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跟這種人做朋友,會有什麼問題嗎?

幾個不太正確的解釋

在哲學史上,有不少人討論過這個問題。伊賽羅認為有些討論不錯,但是整體來說他們的解釋都不太成功,甚至非常呆呆。

因為妳根本不可能在上述情況下跟壞人當朋友。亞里斯多德認為友情的本質就是互相仰慕對方的德行(virtues)。妳既然知道他是壞人,有嚴重的道德惡習,在概念上就根本不可能跟他做成朋友。伊賽羅認為這種說法似乎過於狹隘。至少我們多少會認為說,朋友在很多情況下會互相「罩」一下。她引用別人的說法「朋友會幫你搬家。好朋友會幫你搬屍體」。2

因為壞人不配(desert)擁有友情。或許友情是個好東西,而壞人不配享有這麼好的東西。當妳跟壞人做朋友時,妳就是把一個人所不配得的東西給他。然而,伊賽羅要我們去思考一下,把「一個人不配得的東西給他」有什麼不好。舉例來說,「原諒」似乎不總是給配得原諒的人。有時候我們甚至會事先原諒人,以便讓一個人有機會變好。或者我們本身就寬宏大量,不計較一個人配不配得原諒。這樣似乎不完全是壞事。

因為身為朋友,妳竟然沒有譴責、懲罰壞人。壞人基本上值得譴責。有些人,特別是喜歡討論誰配不配得到什麼的人,更認為壞人需要懲罰。如今,妳不但沒有譴責、懲罰壞人,反而跟壞人當朋友。這就是妳的不對。伊賽羅認為這樣主張的人,似乎沒搞清楚什麼是朋友。友情的特色,就是朋友往往會在彼此之間承認自己犯下過哪些道德上的錯誤。聆聽很重要,接受很重要。以法官、陪審團、劊子手自居的人,根本就不是朋友。

因為跟壞人當朋友,我們本質上就受了污染。會不會是因為,跟人做朋友等於承擔了他們的罪惡,以至於我們本身也有罪?伊賽羅認為這樣也很奇怪:假設我們跟聖人當朋友好了,我們會僅僅因為有個朋友剛好是聖人,就在道德上有什麼值得稱許的嗎?(提示:不會)如果不會的話,那為什麼跟壞人當朋友就得一起承擔罪惡?這是兩套標準啊。

因為跟壞人當朋友很笨?壞人會欺負別人,做出損人利己的事情。有天總會輪到妳。哪天妳被出賣了都不知道。或許這是一個問題。然而,這似乎只能顯示跟壞人做朋友不明智,然而不明智跟不道德是兩回事,選擇念哲學系可能很不明智,但是應該稱不上不道德。除非我們認為笨是一種不道德,不然我們還是沒解釋到我們想解釋的東西。

道德優先次序

要知道跟壞人當朋友在道德上有什麼問題,伊賽羅認為我們必須理解跟友誼有關的一個特別現象。就寬鬆的意義來說,我們會「選擇」跟誰做朋友。當然,我們不是像逛超市一樣,挑這個人不挑那個人當朋友。而是我們會不經意地遇到不同的人,有機會發展出不同的關係。而我們可以進一步選擇要不要讓那些關係發展成友誼。

我們遇到的人,多半不是完美的聖人。我們有時候會「因為」一個人的缺點而跟他當朋友。比方說因為他呆呆的,偶爾可以騙一騙他。有時候我們會「無視」一個人的缺點而跟他當朋友。比方說(伊賽羅認為)吃肉、不關心世界上發生的大事都是在道德上可議的生活方式,但是這往往不妨礙妳跟這種人做朋友。

我們可以「無視」一個人的缺點,跟他當朋友,但這不代表妳覺得朋友做什麼都無所謂。除非妳是友誼方面的聖人,否則友情都會有一些界線,當一個人越界之後,妳就無法跟那個人繼續做朋友。相對地,在界線內的缺點,就是(對妳來說)所謂「因為一個人是朋友,就可以無視的缺點」。伊賽羅自認可以跟吃肉、不關心時事的人當朋友,即使她認為這些事情在道德上可議。而這正是因為在朋友的關係裡面,這些東西可以無視。

然而,有些東西不應該無視。跟一個殘忍無道的人做朋友,就象徵著妳這個人,認為殘忍無道是一個可以因為友情而無視的缺點。然而,殘忍無道基本上是一個再怎樣都不該無視的重大道德惡習。當妳無視一個不該無視的問題時,這顯示出妳在道德的優先次序上明顯地犯錯;這更顯示妳對一些人的受苦受難無動於衷。在道德優先次序上搞錯、對受苦受難無動於衷,都是道德上明顯的瑕疵。伊賽羅認為這些就是跟壞人當朋友在道德上的問題。

妳朋友支持XXXㄟ

選舉、公投剛過。據說很多友情因此撕裂。(「據說」就代表我沒實際去查。)不過也有一些堅定的友誼,可以在政治觀點上的差異而存活。這是好是壞?真的要說,其實要看狀況。

「妳怎麼會跟這種人當朋友?」「他真的是妳朋友?」「妳還是別跟他當朋友吧!」

這樣的指控是否合理,取決於支持特定的候選人與政黨,或者在公投上支持或反對特定的議題,是否構成在道德上的瑕疵;構成的話,算是多嚴重的瑕疵。如果實際上不同候選人之間沒差多少,那似乎在道德上沒有理由跟人絕交。然而,如果支持或反對特定立場,構成嚴重的道德錯誤,那麼繼續當朋友,似乎就是顯示妳認為這些道德錯誤可以無視。如果無視這些嚴重道德錯誤,本質上就是妳在道德上的優先次序上搞錯、對受苦受難無動於衷,那麼或許繼續維持友誼,就是在道德上很嚴重的瑕疵。

*作者介紹照舊就行,只是請把「兼任講師」字樣拿掉,感謝!

Notes

  1. Isserow, J. (2018). On having bad persons as friends. Philosophical Studies , 175 (12), 3099-3116.
  2. Cocking, D., & Kenntt, J. (2000). Friendship and moral danger. 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97(5), 278–296. p. 278.

(朱家安) #2

感謝投稿,滿完整的,幾個建議:

1

我不太確定,不過如果這些內容是只有認識你們的人才會覺得有趣,會建議拿掉,因為對一般讀者來說比較多餘。

2

這段文字之後的五個論點,建議在格式上面把它們標記出來,讓讀者眼睛掃過去就知道有五個東西。例如:

人不可能願意跟壞人當朋友。舉例來說,亞里斯多德認為妳根本不可能在上述情況下跟壞人當朋友。亞里斯多德認為友情的本質就是互相仰慕對方的德行(virtues)。妳既然知道他是個壞人,有嚴重的道德惡習,在概念上就根本不可能跟他做朋友。伊賽羅認為這種說法似乎過於狹隘。至少我們多少會認為說,朋友在很多情況下會互相「照」一下。她引用別人的說法「一個朋友會幫你搬家。一個好友會幫你搬屍體」。

這部分我也可以在潤稿的時候幫你處理。

3

「勉強」的意思有點不清楚。建議改成類似「寬鬆來說,我們會「選擇」跟誰做朋友」、「一般來說,朋友並不是沒得選」。

4

這句有點中二耶你確定要放嗎?而且這句會讓你需要放「(「據說」就代表我沒實際去查。)」這第二個也有點中二的句子。

5

這句對 moral 和 prudential 的區分建議可以更明顯。例如:「然而,這似乎只能顯示跟壞人做朋友不明智,然而不明智跟不道德是兩回事,選擇念哲學系可能很不明智,但是應該稱不上不道德」


(宋皇佑) #3

與壞人交朋友,據說很多是因為與此人結婚後才發現他很壞,或他才變得很壞。正因為他很壞,所以故意不同意離婚,也就離不了婚。既然離不了婚,彼此終身性獨佔之外,還得互負同居與扶養義務,所以與其絕交不當朋友,不如繼續當朋友,只要自己不要跟著變壞就好。

如果這樣仍算是道德上有瑕疵而應予避免,則結婚這行為、婚姻這制度恐怕真的會逼人產生遺憾終身的道德瑕疵,從而不值得、也不應該爭取。

那麼,我們應不應該跟投票反婚者絕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