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推翻懷疑論,也能推理形成正確的確信,並且合理地不信懷疑論


(宋皇佑) #1

如何爬出懷疑論泥淖?

以下想法,敬請指教:

  1. 當我們尚未確證「普特南式的孿生地球存在」的可能事實之時,我們地球人單憑一般知覺即能合理宣稱我們知道:經驗起來像水的東西,就是水。

  2. 直到孿生地球及其「除了構成分子之外,與水無異的xyz水」的存在已被確證以後,我們地球人才從「單憑一般知覺即知道經驗起來像水的東西是水」的知道狀態,進入了「單憑一般知覺還不知道經驗起來像水的東西是不是水」的懷疑狀態。

  3. 基於1與2,同理,當「笛卡爾式的惡魔存在」的可能事實還未被確證之前,我們於正常心智狀態下宣稱「自己知道自己的經驗並不是幻覺」,是合理的;故而此時,懷疑論還處於不合理狀態。

  4. 理論聯想:如果上帝的存在應由主張上帝存在者負舉證責任,那麼,笛卡爾式惡魔的存否,應由何方負舉證責任呢?


(宋皇佑) #2

縱使惡魔存在,於確證我確實是處於被惡魔控制的狀態之前,只要我並不更相信懷疑論,就仍不應該採信懷疑論:

  1. 就算惡魔存在,我也未必已遭惡魔控制。

  2. 就算我已遭控制,比起我相信自己已遭控制來說,我不信自己已遭控制,並不會讓我再失去更多有價值的事物(本來無一物,nothing to lose)。而若我尚未遭到控制,則比起相信自己未遭控制來說,誤信自己已遭控制當然會讓我極其冤枉地活得更沒價值。所以,無論已否遭惡魔控制,我的不信自己已遭控制,都是比相信自己已遭控制來得合理的選擇。(而如果我無論如何都無法不信自己已遭惡魔控制,固然此時,基於應該蘊含可能,我不被要求應該不信自己已遭惡魔控制,但這並不蘊含: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應該或可以不信自己已遭控制)。

  3. 考慮另一個問題:面對難分軒輊的事實歧見時,我究竟應該放棄相信自己那個也尚未被擊敗的見解,還是繼續相信自己的見解,還是保持中立而等距懷疑這些對立歧見?

    (1) 首先,我沒理由於此時即放棄相信己見,畢竟己見尚有等量且非為零的機會為真。

    (2) 我也不應該保持中立而等距懷疑這些歧見。這是因為,對於上述這個等高歧見認知問題本身,基於3(1),至多僅有「應該繼續相信己見」與「應該等距懷疑」這兩個見解選項可能合理,但若我採取應該等距懷疑說,豈不就等於採取了繼續相信己見(即應等距懷疑)說而陷於自相矛盾? 所以,為免於矛盾,我只能採取「應該繼續相信己見」說。

    (3) 基於3(1)與3(2),面對難分軒輊的事實歧見時,我應該繼續相信自己的見解。

  4. 基於1、2與3(3),縱使惡魔存在,於證明我確實是處於被惡魔控制的狀態之前,只要我不相信自己已遭控制,則因我亦無理由更相信自己已遭控制(基於2),我應繼續相信自己未遭控制。(同樣地,如果我無論如何都無法不信自己已遭惡魔控制,固然此時,基於應該蘊含可能,我不被要求應該不信自己已遭惡魔控制,但這並不蘊含: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應該或可以不信自己已遭控制)。

  5. 基於4,縱使惡魔存在,於確證我確實是處於被惡魔控制的狀態之前,只要我不更相信懷疑論,就仍不應該採信懷疑論。


(宋皇佑) #3

縱使懷疑論為真,也無礙於我們推理形成正確的確信
—以「突襲考試悖論」為證

  1. 老師宣布下周一至五,將挑一天突襲考試,學生無法事先知道哪天要考。

  2. 若是周五才考,周四放學時就已事先知道,故不會是周五。

  3. 既非周五,若是周四才考,周三放學時就已知道,故也不會是周四。

  4. 承上續推,學生正確形成確信:大家安啦,下周不會有考試。

  5. 正是基於4的推理與確信,所以下周任一天考試,都算突襲,符合1。

  6. 由5可知,懷疑論即使正確,也無礙於我們推理形成正確的確信。

  7. 既然6,且不信懷疑論比相信來得保險合理(理由已見前述),故即使無法推翻懷疑論,也無礙於我們推理形成正確的確信,並合理地不信懷疑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