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墮胎權,My body my rights ?

這裡不是要質疑女性對身體自主權的神聖權力,而是要質疑這個權力能否上崗上線到消滅另一個生命?

拿一個例子作比較就可以看出這種身體自主權的捍衛並不蘊含消滅另一個生命。例如保護財產權也是人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力。如果有劫匪搶你財物,你的權力是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當然可能會發生意外殺死對方,但是殺人不能是你的目的。如果你是朝著殺死對方目的奔去,奪回財物反而是次要,這就犯了殺人罪。

墮胎是女性朝著消滅另一個生命而做,因為她不是算到未來這個胎兒要殺死母親,所以母親要自保,是單純的要另一個生命消失,因此用“my body my rights" 作理由就犯了殺人罪。

即便是 “孩子會拖累母親的生活”, 但是所謂拖累與殺死孩子的對比也是不等值,不等值的報復就是不公義的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