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支持墮胎權的條件?

  1. 女性主義反對任何弱化女性地位的制度。

  2. 女性主義支持墮胎權。

  3. 於a社會,墮胎權的承認會明顯降低女性胎兒(被選擇存活)的出生機率。

  4. 基於123,女性主義仍應支持a社會承認墮胎權嗎?

  5. 附帶問題:女性主義的倫理立場是「以消除(女性)弱勢地位為其效益判準」的「效益主義」嗎?

會不會3. 並非因為女性有墮胎權,而是因為a社會的父權結構?所以墮胎權頂多是照妖鏡了

謝謝。我想,這裡的問題也能這樣呈現:

一面鏡子,如果除了照妖,還兼具造妖的功能,我們仍然應該把它拿出來用嗎?

墮胎權的承認與否,應該被功能化(效益化)地評估盤算嗎?

女性主義是因為著眼於"破除父權結構"的這個效益而(才會,才應該)支持墮胎權的嗎?

明明平台上有不只一篇關於中止懷孕權的文章可以參考(意思是你甚至不需要自己花時間去讀幾百頁的女性主義著作)你卻選擇自己想像一種女性主義,然後以這種假裝理性實際卻是強化目前社會對女性的壓迫的方式來問問題,這樣只是在浪費平台的資源和造成其他使用者的不便

  1. 很期待妳能針對這裡的問題意旨本身來指教。

  2. 我記得沒錯的話,這平台上似乎尚無從這題的這個角度處理墮胎權或中止懷孕權的貼文。對此,我若記錯或誤解,併請指點。

  3. 至於我這道題是否造成了強化社會壓迫女性的效果,自可接受附有好理由的公評。我想,與其花費時間來此批說這開題浪費大家時間,不如理性地(那怕是假裝出來的都好),嘗試給個好理由。

因果關係的判斷預設價值判斷*,如果一胎化政策和停止懷孕權會導致女嬰減少,這是因為社會不喜歡女性,也就是Judy說的父權結構。父權結構只把女性當成工具,而停止懷孕權是把女性當成人,給他們他們應有的權利,在這兩者共同造成女嬰減少時,你暗示應該反對停止懷孕權,而不是應該改變父權結構。你沒有察覺你做了什麼價值判斷,而且把這個問題拿來當成質疑停止懷孕權的論點,我想這是為什麼上面兩個留言都暗示你沒有討論到真正的點。

*:

  1. 心中全史,看別人全成粒史。我的發問到底「暗示」了什麼,但隨看官心態使然。

  2. 當墮胎權(或”完全不沾胎兒生存機會喪失味”的「中止、停止懷孕權」)成了父權結構用來成功強化父權結構(即惡化女性地位)的有力工具時,你的建議是:應該改變父權結構,而不是反對墮胎權。這固然好聽,可謂抹壁雙面光,但是,如果「改變父權結構的當前必要手段,正好就是暫先反對墮胎權」的話(這正是我所設問的情境),女性主義到底是仍應總是堅持支持墮胎權呢,還是應該為了改變父權結構的效益目標而暫先犧牲墮胎權呢?(對此,你與上兩位回應者似乎不願意直面以答,直球對決。難不成回答這題,會造成對女性的壓迫嗎?如果回答尚且不會,怎麼我光是發問此題,就會壓迫女性了呢?)

  3. 如果「改變父權結構的當前必要手段,正好就是暫先反對墮胎權」的這個情境並無發生的可能,那我的本版問題自可被斥為假議題。你或其他兩位是要作此主張嗎?若是,理由為何?

會這樣問問題應該也算是好的開始吧,不懂就去學,加油

你給得出好理由的話,我當然就學起來了,而且版上大家也都受益,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