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西弗斯般的時間循環

某次大學的遊戲設計課上,老師聊到遊戲中的輪迴機制:玩家在達成某個目標前(這個目標可能是打倒BOSS、觸發特殊劇情、解開謎題……)如果失敗了,他們會回到存檔點,重新再挑戰一次,若失敗了,再回到存檔點,重新再挑戰一次……,不斷重複直到達成目標。

其實不只遊戲,很多影視作品也有類似的概念—時空輪迴,老師列舉出的作品有:電影《今天暫時停止》跟陸劇《開端》

老師向我們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你/妳被重複困在同一天,你/妳會做些什麼事情?

我把問題定義得更明確一點,這個情境不像遊戲或電影,沒有任何方法能脫離時空輪迴,我們只能永遠困在裡面,除了我們心智以外的所有事物(這包括我們的身體)都會在隔天早上回復原狀。

同學有各式各樣的回答,有人決定去嘗試各種食物、有人想要學習技藝,也有人並不奢求多樣的體驗跟技藝的專精,他們選擇在這輪迴不斷的日子中跟家人相處;大家都對時空輪迴有正向的看法,畢竟這不就等於我們有無限的時間,可以體驗、學習更多東西嗎?

但我感到疑惑,真的不會有人因為時空輪迴感到苦惱嗎?

我認為這種苦惱是這樣的,儘管我可以在不斷地輪迴中,累積各種經驗、學習各種東西,在這無限的時間中把「我的累積」拉到無限大,「我的累積」也能對外在事物產生影響,但只要時間一到隔天早上,一切外在都會歸零,彷彿那些累積帶來的影響不曾存在過,以下試舉幾個情境

修復不了的關係
我與家人的關係很惡劣,但在輪迴的日子中,我學習了各種修復關係的技巧,也試過很多修復關係的方法,終於在某一天,我跟家人和好如初了;可惜隔天早上醒來,家人對我的態度依然惡劣,彷彿我先前做的努力不存在一樣。

鋼琴大師
在無數次的輪迴中,我每天都去上鋼琴課,每次我都是第一次上課,但我的琴藝越來越不像新手,更像大師。某一天,我決定不去上課,臨時參加一個鋼琴大賽,還得到了冠軍,這樣的異軍突起替我贏來一座獎盃,我的事蹟還在網路上被瘋傳。可惜隔天早上醒來,房間的獎盃已經不見了,也沒有任何人知道我這個鋼琴大師的存在。

我想到薛西弗斯這位悲劇人物,他被懲罰推石頭上山,而石頭最後必定會滾回原處,他只能在這重複、徒勞無功的動作中接受他永恆的懲罰;對時空輪迴感到苦惱的人,或許就像薛西弗斯一樣吧?只是他們有更多行動上的自由,但終究要回到最初的狀態,彷彿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都不存在。

不知道大家看完後有什麼想法?如果是你/妳困在時間輪迴中,你/妳又是怎麼想的呢?


以下是我的一些碎碎念:

基於上文,我認為困在時空輪迴中的人,可能會有以下幾種反應:

  1. 不在意能否對外在做出改變

    比如那位只想跟家人待在一起的同學

  2. 在意能否對外在做出改變,但不介意這些改變會歸零

    回到鋼琴大師的例子,或許我最終追求的並不是贏得大賽,也不是獎盃跟網路聲量,我只是想持續精進琴藝;大賽冠軍只是我琴藝的一種證明,而不是我要追求的最終目的

  3. 在意能否對外在做出改變,也很介意改變會歸零,因此無法接受時間循環

    就是這篇文章主要闡述的對象

我想到尼采的永恆回歸(但我對這概念的理解僅止於超級歪的影片13:02處),能接受時間循環的人,就是那些對「這就是我想要無限重複的事情嗎?」說「是!」的人嗎?

同意你結論的三種反應,並且我認為1和2是類似的,都是追求自己的體驗、能力的成長、愉悅感等等內在目標,這些內在目標不會因為時間重設而消失。而無法滿足於追求這些內在目標的人就會變成你說的3,而在時間循環中感到痛苦。

我想象這個情境時比較擔心的是無聊。當外界環境不變,你能夠創造的目標就有限,如果你的時間又是無限,那麼總有一天你有興趣的內在目標會全部追完,然後你的人生就沒有意義了。

1個讚

感謝回應!你提出了我沒想到的另一個情況:無聊,我的預設情境確實就像你說的,在這樣重複的時間下時間是無限的,想追求的內在目標的確會有窮盡的一天。